【逆神旸】灼灼

逆神旸华贵,人华贵,衣服也华贵,所以老是穿的闪亮亮的,太阳底下大老远一看,明晃晃的晃人眼花。

 

但是他性子却不华贵,他好脾气,不爱生气,很久以前就那样,那时候万事还早,未见争端,干正事儿的精灵干正事儿,闲的慌的精灵闲得慌,日头底下,安安稳稳。有个小姑娘总爱拉着逆神旸出来玩,俩看起来漂漂亮亮的人上人,在荒野四处转着,突兀又和谐。

 

那小姑娘性格活泼的很,爱花,爱草,爱笑,一旦来了,能在野外消磨一整天,小孩子谜一样的乐趣,大人不懂,却也不会不耐烦,就连地里劳作的农人,也愿意听小女孩躲在花丛里咯咯地笑。

逆神旸也是,逆神旸不爱笑,但是他爱听别人笑,小姑娘四处跑着玩的时候,他就站在田埂边,默默地守着。

 

农人不敢靠近他,对他心生畏惧,又忍不住看他,看他在田埂边站着,脚下是风里摇晃的小花,他一身华袍,阳光下耀眼的不可逼视,跟太阳较着劲儿闪啊闪。

 

村子里的小孩子们看他两人眼熟,不敢上去搭话,也不知他名字,就私下暗暗给他起诨名儿,他再带着月怜外出的时候,就有小孩呼朋引伴低声切切,哎,太阳又来啦。

 

月怜不像逆神旸那么不可靠近,她活泼,和孩子们玩的好,久了,就知道这茬,第一次知道的时候她笑了好一会儿,趁着逆神旸不在的时候和他们闹,问他们,你们叫他太阳,那天上的呢?

 

天上的也是太阳,小孩子们笑嘻嘻的,说,地上的,也是太阳。

 

 

小孩子们有约定,小孩们自己的秘密,不许给大人说,月怜站在小朋友们的阵营,就从没跟逆神旸说过,每次看见逆神旸那件亮闪闪的披风外套,她就忍不住捂着嘴笑,笑的逆神旸莫名其妙。

 

曜雪有时候会跟逆神旸一起出门,带着月怜四处逛逛,月怜有自己的伙伴,不愿大人打扰,两人就不远不近的缀在后面,高高在上的旸神和雪爵,被一众小朋友们无比嫌弃。

雪爵活泼一些,爱买些小玩意儿拿在手里,慢悠悠跟逆神旸比肩走着,眉眼弯弯,笑着叹息,太阳真好呀,真是一个好天气。

是啊,逆神旸偶尔会应和一句,说,天气真是不错。

 

是好一个风流云散,天地无言。

 

 

精灵年岁到底有多久,没人能说的清楚,后来从精幽大战中活下来的孩子们都变成了垂垂老矣的长辈,那时候他们偶尔还会靠在田间懒洋洋的晒着太阳,跟家里的小家伙们说,我小的时候呀,遇见过地上的太阳。

地上怎么会有太阳呢,小孩子们哄笑起来,说,爷爷你是记差了吧

老人就慢慢的笑着,说,地上的太阳,干净漂亮,温柔得不得了,耀眼的不得了呐,老人语调低哑轻缓,也不知道到底说完了没有,就就着暖烘烘的日光打起瞌睡来了。

 

 

逆神旸再出的时候依然是漂漂亮亮的长袍,亮闪闪的,干净又优雅。

 

月怜死了,她死以后大家都觉得逆神旸肯定生了很大的气,有一段时间就都是唯唯诺诺的。

逆神旸本来就不爱笑,后来就更不爱笑了,但是他还是很温和,虽然不爱笑,但依然不爱生气。

 

月怜死的时候,曾抓着他的衣袍,慢悠悠的笑着,对他说,不要恨呀。

又笑着说,真的像太阳一样。

 

逆神旸还是不解其意,他抱着月怜发了很久的呆,连恨也提不起力气,就慢悠悠的想起很多东西,田埂上扎堆的小孩子们的笑声,路两边风里摇啊摇的小花,雪爵手里来回拨转的小玩意儿。

而一转眼,他的小姑娘就长大了,成了他抓不住的蝴蝶,就那么飞走了。

 

 

再见到古小月之前,他根本没有再在意时光的流转,再见到古小月以后,他才恍然惊觉,竟然过了这么久了。

 

古小月偶尔会抱着猫窃窃私语,喵喵的叫声混着小女孩低低的笑声,让逆神旸回忆起对着月怜时的满心茫然,他有时候想去问问,有什么这么好笑呢?然而刚走上去,小姑娘就仔细的收敛笑意,恭恭敬敬的向他打招呼。

后来他就不问了,他不太喜欢小女孩压着笑意故作严肃的样子,偶尔他在不远处看看,看着小女孩和猫玩得很开心,他自己也就忽然觉得开心起来。

 他的疑惑也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


苗儿曾经爬到他身上,用软乎乎的肉垫拍拍的他的脸,喵喵的叫,他知道苗儿是在跟他说话,他就会笑着回答,是,我知道,你喜欢她,就让她陪你玩吧。

苗儿摇摇尾巴,喵喵叫,说,小月说呀,旸神你像太阳一样。

是因为我穿的太闪吗,旸神哭笑不得。

不是呀,苗儿喵喵叫着,说,反正,你就是太阳啊。

 

 

当逆神旸最后一次回返狩宇的时候,是精灵族民在口耳相传,你知道吗,那个背叛精灵族的逆神旸,回来啦。

他为什么要回来?

我也不知道呐。

 

后来他们被逆神旸抹去恶魔种子,猛然醒来时,只觉得恍惚一场大梦,抬眼看到逆神旸从远处走来,缓慢却不蹒跚,仍是王者。

 

而时间过去太久,那些曾在老人膝前嬉闹的孩子都长成了年轻力壮的大人,他们带着刚刚清醒的迷茫,看着逆神旸走近时,就仿佛忽然明白了幼时老人口中“地上的太阳”从何而来。

 

于茫茫深夜迁徙时,忽感大地震动,幼子蹒跚,拽着角宿儿的衣角,指着远处精灵旧址的光耀万丈,稚惑而懵懂的问,角宿儿哥哥,那是什么?

 

那是……,角宿儿抬手揉揉眼睛,说,那是太阳。

夜里的太阳?孩子问。

地上的太阳,角宿儿声音低哑。

 

 

静默的族群中,忽起撕心裂肺的哭声。


评论 ( 3 )
热度 ( 48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