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天王】写作什么,读作什么

写作刘德华,读作小气鬼。

这话是当初郭富城和刘德华熟识以后,在某一个傍晚笑着调侃的,那时候他们趁着拍戏休息时溜出片场,抬眼看着傍晚天边将落未落的夕阳。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俩人走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小巷太窄,没法并肩,刘德华让活泼不安分的郭富城走在前面,自己慢悠悠的缀在不远的后面。

刘德华走在后面的时候,十分悠闲的偏着头,看郭富城踩着落日余晖的背影,有点不着边际的想,拍了一天的戏,他怎么也不知道累呢?

大抵还是年轻,刘德华想。

那时候郭富城走着,忽然说,Andy,我今天又被导演骂诶。

刘德华一愣,安静了一会,又笑起来,说,那你就不要总惹导演生气啊,认真一点。

郭富城又咕哝了一声,说,我也很努力了,我和你们一起拍戏很开心的,说完话音顿了一下,又说,唉,不知道导演会不会不给我发工资。

刘德华失笑,一时不知道该纠正他工资不是导演给发,还是该教育他一下拍戏的时候不要老想这些。

和郭富城在一起的时间里,刘德华觉得自己总像个爱操心的老家伙,明明两人年纪相差不算多,可是那个留着蘑菇头的家伙很多时候却总像个孩子。

郭富城可能也觉得自己说了幼稚的话,又往回补救一下,说,其实吧,我只是在担心,Andy你那么受欢迎,搞不好什么时候就结婚了嘛,我要攒彩礼钱嘛。

刘德华听着,呼吸一顿,他盯着郭富城逆着夕阳的背影,安静了很久。

Andy你怎么不讲话,郭富城回过头来看刘德华,眼睛映着余晖,显的波光粼粼。

刘德华安静了一会,看着那双流光溢彩看不分明的眼睛,也略微弯起眼睛,意味不明的笑起来。

他样貌英俊,却是偏向冷厉,唯独笑起来的时候弯起眼睛,显的十分温柔的样子。

好啊,我记下了,等我结婚的时候,一定记得通知你,刘德华笑着,说,彩礼少了我可不干。

你可真小气,郭富城又把头扭回去,嘟囔着说,写作刘德华,读作小气鬼。

刘德华十分轻松的拍了拍手,说,好,我写作刘德华读作小气鬼,那你呢?

他思索了一下,接着说,写作二十八,读作未成年。

你这个人!郭富城不太服气被人当做小孩子,那点男子汉的自尊心膨胀起来,猛的扭过头去揽住刘德华的脖子,报复似的揉乱了刘德华打理的十分整齐的头发。

我说的不对吗,刘德华笑起来,问。

哪里对了?郭富城偏过头来看他,有点气鼓鼓的,我今年二十八岁了诶,挣钱养家是个男人了,哪里未成年?

你不懂的事情还多着呢,刘德华挑起眉,略微摇了摇头。

我有什么不懂的?郭富城不依不饶,你说呀,你不说我怎么知道?

刘德华任由他蹦蹦跳跳活力四射的胡闹着,怕引来狗仔队而刻意压低的笑声显得有些低哑,在小巷里悠悠的消散。

这些都是尚且年少的好时光,虽然那时刘德华也老爱调侃自己“老气横秋”,但是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年轻的很。

哭笑都是大声而放肆,挥霍着炽烈的爱恨悲喜,不知天高地厚的可恶且可爱着,笨拙的将缱绻的心事捂在心底,好像谁先承认爱意,谁就输了似的。

相信着未来时光漫长,总能和所爱之人厮守余生。

郭富城永远都是长不大的孩子的样子,无忧无虑的笑闹着,刘德华喜欢看他那么活泼的样子,很多时候郭富城提出许多异想天开的想法,会缠着刘德华陪他一起胡闹,刘德华靠在桌子边,被他闹的烦了,总是叹着气说,我真是怕了你了。

彼时郭富城就会抿着嘴笑起来,显得温顺又乖巧,仿佛刚才那个无所不用其极胡闹的人不是他一样。

刘德华后来回忆起这些往事的时候,慢慢意识到,自己那时候真的很常对他说怕这个字,带着点调侃和无可奈何,还有连他自己也尚且不知道的宠爱。

我演技不好的,郭富城这么说着的时候,是在一个夜里,他趴在桌子上,眼底又三分醉意,声音轻轻的,带着点稚气。

刘德华坐在他身边,抬手摸了摸他柔软的黑发,什么都没说。

郭富城坐起来,说,我攒不到钱啦,我拿不出你的彩礼,现在拿不出,以后也拿不出,那,Andy,你不结婚好不好?

刘德华发起愣,忽然又想到那个铺满余晖的小巷,走在他前面的男孩偏过头来,眼底一片看不真切的流光溢彩。

郭富城又说,Andy,你觉得喜欢一个人可以装作若无其事吗?我觉得很难呀,是因为我演技不好吗,看到他的时候眼睛会出卖自己,捂住眼睛的话嘴巴也会出卖自己,身上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我喜欢你呀。

郭富城抬起头,带着一身酒气,语气轻缓而温和,抬眼看着刘德华的眼睛,又重复了一遍,我喜欢你呀。

刘德华觉得自己的心脏无端跳的缓慢起来,温柔的夜色纠缠着面前男孩轻缓的语调,像细密缱倦的网,裹住他的呼吸,太静谧的空气竟让他手足无措的觉出悲伤。

郭富城已经没心没肺的就着酒劲儿睡了,刘德华又抬起手轻轻抚摸了一下郭富城的头发,像是抓住了柔软的时光。

我真是怕了你了,刘德华沉默了太久,猛的说气话来的时候几乎有点走音,他清了一下嗓子,末了又忍不住笑起来。

Aaron,刘德华低声说,Aaron。

叹息一样的语气,像是怕惊醒一场梦。

少年人较劲一样的暗恋终于在其中一方的举手投降中得以宣之于口,那时候看似是郭富城输了这场幼稚又欢欣的较量,刘德华慢慢的回想着,后来意识到,其实最后输得一败涂地的只是他。

后来很久以后,刘德华慢慢想明白了很多事的时候,也可以带着点玩味的调侃自己,读作怕,写作爱呀,你真是个笨蛋,连自己的心也看不分明。

懵懂而炽热的爱恋几乎像是在燃烧自己的灵魂,而少年却不怕,固执的相信着所谓的天长地久。

他们在一起的日子里,郭富城有时候会像一只畏寒的猫一样,窝在刘德华身边,拆看粉丝的来信,刘德华低下头去,能看到他低垂的眉眼,显出不可思议的柔和,他认真的用手指划过不知名的来信,最后通常会轻轻笑起来。

笑什么呢?刘德华问。

你看,郭富城声音还带着点笑意,把手上的信递给刘德华看,刘德华凑过去,看到属于女孩子的娟秀笔迹,认真仔细的讲述着对郭富城的爱恋和支持,又在末尾认真的摘抄了一句小诗。

我的宿命分两段,未遇见你时,和遇见你以后。

你治好我的忧郁,而后赐予我悲伤。

忧郁和悲伤之间的片刻欢喜,

透支了我生命的全部热情储蓄。

刘德华缓慢的念出来,觉得心底慢悠悠的冒出温热的水,将他浸泡的十分舒适且疲惫,他收紧了揽着郭富城的手,慢悠悠的说,真是很有文采啊。

你吃醋了吗?郭富城抬起眼睛看他,眼里盛满笑意,如同一只幼鹿,显得柔软又多情。

我曾那么的喜欢你,刘德华回忆着那些年岁,有点感慨的想到。

很多年以后刘德华再遇到郭富城的时候,无端又想到很久远以前,那个留着蘑菇头的少年,彼时的少年已经成长为独当一面的天王,温和且成熟的包容着胡闹的后生们,显出十足的前辈气场。

好久不见啦,再见时郭富城依然脾气如旧,抛去沉稳前辈的外衣,内里住着一个活泼的灵魂。

好久不见,刘德华又笑起来。

他忽然回想起郭富城离开的那个午后,阳光明亮,郭富城站在门口,对他说,我走啦,语气依然很平淡,几乎同当初他说起我喜欢你时相差无几。

刘德华手里拿着本书,偏过头去看漂亮的不可思议的男孩,安静了很久,郭富城又抵着门笑起来,说,Andy你总是什么也不说,你不说我怎么会懂呢,你知道,我很笨的。

刘德华也跟着他一起笑,笑过了,又说,是啊,好像是我的错。

以后要是喜欢什么人的话,还是要对他说出来的呀,你不说,他怎么知道呢,郭富城说,说完他拉开门,又说了一句,那我走啦,然后没等刘德华回应,就自顾自的走远了,刘德华看着他的背影消失在明亮的阳光里,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手里拿着的书,那是一本诗集,诗集的最后一页,刻印的是当初的粉丝写给郭富城的信里摘抄的那首诗,刘德华的手指缓缓的划过这首诗的最后一句,忽然低促的笑了一声,慢慢将手里的诗集扣在了桌上,声音嘶哑的说了一句,再见。

燃烧灵魂的炽烈爱恋,短暂而炫目,终究只留下一片余灰。

如今短暂的重聚将要结束的时候,郭富城咧了咧嘴,说,我都还没祝贺你,刘德华看着如今的郭富城,又笑起来,说,我跟你说个好玩的事儿吧。

郭富城挑挑眉,有点好奇的问,什么?

刘德华说,我曾十分认真的喜欢过你。

郭富城愣了一下,又笑开了,说,我也是呀。

刘德华摆摆手,用闲聊的语气说,不是,你不知道,是浓烈到我自己感到害怕的感情,几乎以至于模糊了爱与恨的边界的那种程度。

郭富城眨了眨眼,调笑了一句,那时我可没有看出来。

是啊,刘德华也笑起来,说,我演技比较好嘛。

为什么那时不给我说呢?郭富城又问。

我也不知道,刘德华说,大概是怕吧,不过都是过去的事了,我今天想起来了,就跟你说说,你听过就算啦。

郭富城弯起眼睛笑起来,也没有说话,末了又调侃了一句,写作我喜欢你,读作年少轻狂。

哈,刘德华被他逗笑了,站起来同郭富城握了握手,两人又背道走远了。

刘德华没有说出口的是,在很久以前那个阳光炽烈的午后,那句再见了,落笔在纸上时,是一句难以释怀的留下来。

不过郭富城说的对,人这一生会喜欢多少人呢,自己也说不清的,曾喜欢过,曾在一起过,曾不知天高地厚哦的大喊过一辈子,刘德华觉得,就真的已经算是很美好的过往了。

他忽而又想起那时他指尖划过的那首小诗,隔着漫长时光再想起来时,刘德华只觉呼吸似抑。

心有余悸。













*诗是西贝的《路人》,诗的最后一句是

风虽大,都绕过我的灵魂。

评论 ( 12 )
热度 ( 68 )
  1. 钥匙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好棒
  2. 不老少年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