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水族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1】

 

林涛第一次见到秦明,是在郊区新开放的水族馆的门前。

 

那时候他正缠着他妈,让他妈给他买一个汉堡尝尝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任由父母拉着,在水族馆前面排队。

 

小男孩穿着合身的背带裤和小衬衣,显得十分乖巧。

 

林涛看了一会,忽然转身跟他妈说,妈我不吃汉堡了,咱去水族馆玩好不好呀。

 

林涛妈妈:……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买汉堡了?

 

 

那时候洋快餐才刚刚开始在中国大陆兴起,可不是现在被人嫌弃的洋垃圾的待遇,油炸出来的肉饼带着很诱人的香气,吸引了很多对新鲜玩意儿感兴趣的小孩,一到放学时间就能看到有的孩子扯着大人的袖子不让走要买炸鸡。

而林涛恰巧属于最会磨人的那类孩子。

 

林家妈妈拗不过他,最后还是买了两张水族馆的票,水族馆也是新开的,赶上周末有不少家长带着孩子来看稀奇,售票口前排了不少的人,林涛个子还小,只能看到一双一双的腿,就好像掉进了一个荒诞怪异的树林里似的,他挤在人群里探头探脑往前看,看到那个穿背带裤的男孩站在前面不远处,发尾扫在脖子上,衬的十分白皙。

 

哎,妈,你说水族馆里都有什么鱼啊,我看动物世界里说鲸鱼可大了,你说这里面会不会有?林涛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问。

 

那时候林家妈妈正和别人聊天,也没听见脚边小孩的话,林涛撇了撇嘴,再往前看,看到前面的小男孩已经跟着父母走进门里,看不见了。

 

 

【2】

 

水族馆里有一条观光长廊,就是很常见的那种抬头看头顶和四周都是水,能看见海龟游来游去那种

然而建的位置有点偏,人很少,林涛打小就不安生,跟妈妈说了一声就自己跑开了,这时候来到这里,周围都没有什么人。

 

林涛在隧道里来回跑了几趟,最后在尽头贴着玻璃瞪大了眼睛看着水里的动物,大多数他都叫不上名字,但是看着那些鱼他就觉得很快活,忽然余光略过一片阴影,他抬头看,就看到一只很大的鱼游过去。

 

喔,那是鲸鱼吗,林涛只当周围没人,自顾自的大喊起来。

 

不是,有人平平淡淡的接了他的话,他扭头去看,就看到刚才排队时看到的那个小孩正坐在隧道中途安置的可供休息的长椅上,晃悠着两只挨不到地的小脚。

 

啊?林涛说,你在跟我说话吗?

那不是鲸鱼,小孩声音清清亮亮的,带着点冷气儿,说,这种地方怎么可能会有鲸鱼,鲸鱼比这个大多了,要很大很大的水缸才能装得下去。

 

我觉得那个就很大了啊,林涛抬手往上指,然而刚才的鱼早就不知道游到哪里去了,林涛找了一圈没找到,冲小孩耸耸肩,说,找不到了。

 

小孩撇了撇嘴,没说话。

 

 

林涛又贴着玻璃看了一会,再回头,看到小孩还在,稚嫩的侧脸在海洋馆的灯光下显得青悠悠的,林涛又说,哎,你叫什么名字呀?

小孩看了他一眼,说,爸爸妈妈说不能随便跟陌生人说,我不想告诉你。

 

啊,林涛说,你可真小气,那你告诉我你在这里干嘛总可以了吧?

 

小孩抿了抿嘴,思考了一下,最后说,我跟爸爸妈妈走失了,我在原地待着,他们比较好找到我。

 

林涛看了小孩一会,忽然说,哎,你不要害怕,大不了我陪着你。

 

你陪着我?小孩看了看林涛,说,我都不认识你。

 

现在就认识了嘛,林涛跳上小孩做的长椅,和他并肩坐下,偏过头笑嘻嘻的说,我叫林涛。

 

小孩看了林涛一会,忽然小声嘟囔了一句,我才没有害怕呢。

 

 

 

【3】

 

后来过了很久,秦明都拿“去海洋馆把指着海豚叫鲸鱼”这件事来取笑林涛。

 

那时候他在我头顶上,逆着光我又看不清,林涛解释说,再说了,那时候我还那么小,对我来说已经很大了,难道怪我吗?

难道要怪海洋馆馆长吗?秦明说。

 

成啊,我反正没意见,林涛笑起来,又说,海洋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谁知道呢,秦明说,他们宣传的是有,但是我反正没见过。

 

我也没见过,林涛说。

 

 

【4】

 

秦明,数学老师都布置了几个题啊,林涛问。

在书上,323页,秦明收拾起书包,看了林涛一眼,说,你是不是课上又睡觉了?

我也不是故意的,林涛说,我一听数学老头讲课,我就控制不住。

 

秦明白了林涛一眼,说,别想抄我的作业。

成啊,林涛一咧嘴笑起来,说,那我去你家,你给我补课。

秦明说,我都成你的家庭教师了。

哎呀是不是兄弟,你的就是我的我的还是我的嘛,林涛把书包甩上了肩膀。

 

林涛去到秦明家的时候秦明妈妈正在家做饭,林涛扒着门四处瞅了瞅,问,阿姨呀,秦叔叔不在呀?

秦明妈妈看着他贼头贼脑的样子没忍住笑起来,说,不在的,他要加班,你进来吧,跟妈妈说了没有呀?

说了,林涛一下子轻松起来,就往秦明屋里跑去,说,阿姨,我找秦明写作业。

 

林涛最初有点怵秦明父亲,可能是因为警察自带生人勿进的威严气息,对于还是小学生的毛头小子们还是很有威慑力的,所以哪怕秦颂平时总是笑眯眯的,林涛也有点怂,秦明就笑他,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林涛,你做了什么亏心事才这么怕我爸?

 

林涛扑上去揉秦明的头发,声音小小的说,你还敢笑我,你再笑啊?

 

 

秦明妈妈就在厨房,炒菜下锅的刺啦声隐约传来,老式房间没有那么好的隔音,俩小孩打着做作业的旗号玩起来,怕被大人发现,也不敢发出很大的声音,彼此都压低声音窃窃私语着,连大笑都是安静无声的,窗外天暗下去,又飘起雪来,雪粒打在窗户上有很隐约的声响,混杂在孩子们切切查查的细碎低语中,远处指引路人的路灯就依次亮起来,发出很温暖的昏黄的灯光。

 

 

【5】

 

作业做得晚了林涛就干脆留在秦明家睡,两家离得近,家里大人也是放心,等到第二天两个小孩还能一起去上学

冬天的天总是亮得很晚,秦明和林涛去上课的时候天还没有亮起来,两个裹的厚厚的像两只小企鹅似的小孩就一前一后的踩着雪往学校走,清晨的清扫工人刚刚出动,竹枝扫帚刮擦地面发出唰唰的声响,路边都是卖早餐的摊子,在将亮不亮的天色下,锅里的开水就升起一团团雾气,树枝都枯萎了,唯独小路尽头一棵常青树还撑着厚厚的雪屹立着。

 

秦明,你看什么呢,林涛问。

树上是不是挂了小彩灯?秦明抬手指了指那棵常青树。

啊,林涛抬头看了看,说,是吧,不是快圣诞节了吗,装饰用的吧。

又要准备一堆一毛硬币了,秦明反应过来,又很愁。

 

国内这几年开始兴起过圣诞节,连带着所有的店家和小区都乐意跟风凑个热闹,小孩子们还会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游戏,比如找不同的人凑够24个硬币什么的,秦明不参与,但是有人找他要他也不好不给,每年这个时候,他的口袋就总是沉甸甸的。

 

啊,林涛抬头发了会呆,一个没注意秦明就把手伸进自己的衣领里了。

我靠!林涛猛地跳起来,大喊,秦明你爪子怎么这么凉。

 

我也很无奈啊,秦明耸耸肩膀,说,他就是这么凉。

 

都是因为你太瘦了,林涛咕哝着,往自己手里哈了两口热气,又搓了两下,就把秦明的手拢在手心里,威胁着说,你下次在往我脖子里伸我真揍你了。

 

 

秦明什么也没说,抬眼看了看远处,就轻轻笑起来。

 

 

【6】

 

秦明变得难以入睡,是在父母相继去世之后,那时候他们临近小学毕业,马上就要进入最后一个学期,那个漫长的寒假,秦明也没有什么复习的意思,他变得很疲倦,总是看起来昏昏欲睡,但是仔细看又会觉得他根本没有怎么好好休息。

 

那时候林涛总是守在他身边,看着秦明缩在被窝里,蜷成小小的一团像在睡觉的样子,但是他稍微一动,秦明又会立刻醒来。

 

秦明其实打小就睡得不太安稳,随便一点动静就能吵醒他,这个毛病在他父母去世之后更明显,有时候窗外过一辆夜车,他都会从梦里惊醒,恍惚间觉得自己飘忽在空中,四肢无处着力,酸水流经四肢百骸,生出难以想象的疲惫。

 

林涛只好钻进秦明的被窝,握住秦明冰冷的手,一边哈着热气,一边说,你怎么又醒啦,快睡啊,已经很晚了。

秦明安安静静的躺着,眼神也很平淡,声音低哑的说,好,我就睡了。

 

林涛叹口气,说,秦明,睡觉吧,我会陪着你的,我不是一直陪着你吗。

 

嗯,秦明说。

 

林涛接着说,你睡着了,就做一个很好的梦吧,你醒了,我还是会陪着你的。

 

什么很好的梦呢?秦明微微的笑起来。

唔,林涛想了想,说,你喜欢什么?

 

喜欢春天。

 

好的,那梦里就有春天。

 

还有溪水。

 

好的呀,梦里也有溪水。

 

要有一个小木屋。

 

嗯。

 

我想不到别的了,秦明脸埋在柔软的棉被和枕头里,微微摇了摇头。

 

唔,那你喜不喜欢大白马,林涛问,那时候西游记正在热播,林涛却奇异的没有崇拜孙悟空,反而对那匹白龙马念念不忘。

 

好呀,加上吧,秦明又笑起来。

 

睡吧,林涛依然习惯性地压低了声音,悄悄的说。

 

 

 

【7】

 

秦明你居然坑我?!林涛看着发下来的试卷一个没忍住,跳起来冲秦明大喊了起来。

 

秦明转过脸来,十分无辜的眨了两下眼睛,说,我有吗?

 

林涛气的咬碎一口牙,然而也说不出什么,上个星期数学老师忽然突发奇想搞了一次突击检测,林涛跟满试卷数字大眼瞪小眼看了半天,最后十分不甘愿的承认,他是一个都不会。

索性瞟了身边秦明的试卷,几下把选择题写完了,就给交上去了,结果万万没想到秦明那个奸诈的居然在最后改了选择题答案,前面抄的全不对,林涛敢赌十包辣条,秦明绝对是故意的。

 

你这样搞我很伤心啊秦明,林涛说。

 

我也很绝望啊林涛,秦明说,稍微动点脑子就知道我都是瞎写的,你怎么一个字儿不落全照抄呢?你就这么信我啊?

 

林涛心如死灰的挥了挥手,说,算了……我去打球,你去吗?

不去,秦明说,我一会要去老师办公室。

 

哦,林涛说,等我回来啊,一起回家。

秦明撇了撇嘴,没回话,林涛又笑了一下,就呼朋引伴的往外去了。

 

等他打完球回来了,秦明还没从老师办公室回来,已经高三了,课业变重,老师倚重秦明成绩好,有时候会去叫他帮忙批改试卷,林涛把球扔到教室后面,回到座位上收拾书包,拿到卷子的时候瞪了瞪眼睛,没忍住又笑起来。

秦明回到教室的时候看到林涛一个人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里,大喇喇靠在椅背上看着手里的试卷,秦明翻了个白眼,走上前去,林涛看着秦明走到身边,就笑起来,说,你帮我改的?

 

林涛的卷子上的空白处现在都用红笔密密麻麻写满了解析和知识点,林涛也不是真的不会,他就是懒得动脑子,秦明给他写的这么仔细,他稍微动动脑子研究一会就能看懂了,秦明还没回来的时候他就坐在座位上,窗外老树在风里簌簌作响着,远处操场上的呼喊声十分遥远,他看着秦明整洁认真的笔迹,就觉得再也没有比现在更舒服的时候了。

 

秦明听见他这么问,哼了一声,说,大恩大德,你就是请我吃一个学期的饭也还不了。

林涛大笑起来,说,那你就把你别的笔记也都给我看看,既然欠了,就干脆多欠些。

 

你怎么忽然开窍了?秦明不可思议的看了林涛一眼,林涛说,我打算欠你到下辈子,下辈子你就拿着欠条来找我就好。

 

 

【8】

 

高三上半学期快要结束的时候,班里的小姑娘们又在商量要趁着圣诞节商家打折买一些新衣服,林涛趴在桌子上百无聊赖的听了一会,就凑上去说,可是说是打折,你们不还是花了很多钱吗,并没有省下什么啊。

 

小姑娘们嘻嘻哈哈的笑着,说,你不懂的,本来也不是想省下什么啊。

 

啊,林涛姿势夸张的摊了摊手,说,搞不懂你们女人。

 

逗的小姑娘们又都笑起来。

 

 

放学的时候林涛在校门口看到秦明的身影,加紧几步跑到了他身边,高三以后他们进入了不同的班级,秦明进了理科实验班,而林涛就抱着篮球去了特长生班级,一个在走廊入口处,一个就在走廊安静的最深处,平时上课秦明不爱出来走动,林涛见不到他,就去扒他班级的窗户,秦明有时候正在看书,身边的人就捅一捅他,再往窗户那边点头,十成十的次次都能看到林涛趴在窗台上笑嘻嘻的脸。

 

林涛跑到秦明身边,顺着秦明的目光看着校门口那棵松树。

圣诞节又快到了呀,林涛眼尖,看到了树上没有亮起的小灯。

秦明没有说话,林涛忽然感慨起来,说,我跟你一起过了很多个圣诞节了,我自己都没有注意过。

 

嗯哼,秦明意味不明的哼了一声,转过身来,林涛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脖子,威胁的说,秦铭你给我省省,你再把你那爪子给我往我脖子里伸我一定把你按雪地里揍一顿。

秦明撇撇嘴,又转过身去,林涛说,回家吧?

秦明安静了一会,没有接话,林涛不解的看了他一眼,秦明说,我没有家呀。

 

秦明的语气很平淡,林涛却听得心里忽然一跳,书中常说的每逢佳节倍思亲到底不是无病呻吟的,平时里看起来多正常多轻描淡写,但是一旦到了相聚团圆的日子,想着自己家的黑暗冷清,总归难过,热闹喧吵都是别人的,自己什么也没有。

 

林涛叹了口气,搓了搓自己的手,又把秦明冰凉的手拢在手心里,秦明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握起来的时候有一种十分舒服的感觉,林涛直到秦明泛青的双手微微回温了,才说,秦明,你怎么啦。

秦明说,很疼,身体里。

林涛嗯了一声,秦明接着说,书上说有些重病的人不愿用止疼药,因为只有疼痛才能让他们感觉自己活着,我也感觉到疼痛,秦明声音低低的,说,然是不猛烈也不尖锐,是漫长的,绵延不绝的。

我想起父亲,想起母亲…….,秦明这么说着的时候抬起头盯着林涛的眼睛,说,甚至想起你的时候,就会觉得很疼。

 

林涛愣了一下,纠结了一会,最后只说,秦明,你还记不记得咱们小时候一起去水族馆?

嗯,秦明说。

 

林涛接着说,你跟我讲过很多鲸鱼的故事,你还记得抹香鲸吗?

秦明笑起来,说,记得。

 

林涛说,抹香鲸消化不了大乌贼的鹦鹉嘴,那块骨头就卡在他的身体里,让他一直饱受痛苦折磨,但是那是香料啊,是很美好很昂贵的东西来着,是吧。

嗯,秦明说。

 

林涛想了想,就说,抹香鲸的疼痛是香料,秦明,你也是啊,你的疼痛,林涛组织了一下语言,最后说,是爱吧。

 

秦明就笑起来,说,林涛,好好看书学习吧。

 

林涛哼了一声,说,你能不能不要在这个时候说这些扫兴的话啊

 

秦明接着说,我想和你上同一所大学。

 

林涛撇了撇嘴,嘟囔着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开始借你笔记复习起来。

 

 

【9】

 

所以那个水族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谁知道呢。


【10】

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局长很多次找过林涛谈话,无外乎队里上下对秦明有意见的人不少,他同秦明亲近,让他提醒一下秦明。

 

林涛也有点无奈,他去找秦明说,秦明全部都能给他很有理由的怼回来,怼的他无言以对。

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想的?秦明说,我本来就是在陈述事实,他们自己不接受,是他们自己的问题吧?回去冷静冷静就能明白了。

林涛想了想,说,你多少也要委婉一点。

委婉一点,事实还是事实啊,秦明说。

 

林涛叹口气,说,也不知道你是太了解人了还是太不了解人了。

 

秦明安静了一会,说,解剖一个人也没办法让人完全的了解他呀。

 

秦明这种天煞孤星的作风一直持续了很久,所幸后来来了个大宝姑娘,不畏强权,勇敢坚强,敢于撩猫,还不怕被挠。

 

 

 

【11】

 

这什么?林涛走进法医科办公室的时候吓了一跳。

 

圣诞花环,大宝一抬手,做了一个隆重介绍的语气,说,tada,好看不,是不是很有节日气氛了?

队里有个小姑娘就是不一样,小黑笑起来,说,整个屋子都鲜活起来。

 

哼哼,大宝抹了抹鼻子,说,我可是费尽心思才选了这么一个花环,你看这上面还有槲寄生。

 

槲寄生是什么?小黑问。

 

大宝正打算开口,秦明打断了她,说,药用,舒筋活络,活血散瘀,顿了顿,又十分刻意的说,还补肾。

小黑一口茶没喝下去差点呛死自己。

大宝和林涛都大笑起来。

 

 

下班之后林涛追上秦明,说,你怎么也不等我,秦明说,要是没有等你我早就已经到家了。

哎,林涛说,跟队里的人商量了几句工作,没注意时间。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们就路过了市中心的巨大圣诞树,此时已经错过了下班高峰期,又还没赶上吃完晚饭的人潮高峰,街上奇异的很安静,林涛在圣诞树下站了一会,秦明也陪着她,林涛忽然指着松树上不起眼的小黄花,问,那是什么?

 

秦明眯起眼睛辨认了一下,说,槲寄生。

 

哦!林涛笑起来,说,补肾用的是吧。

秦明没说话,林涛接着说,小黑不知道,但是我可是知道的,本大爷再怎么说也是高中大学流连花丛片叶不沾身的情圣。

秦明哼了一声,转身要走,林涛就一伸手把他拉回来说,你往哪儿去啊?给我回来。

 

你干什么?秦明老神在在。

 

林涛把自己的围巾裹在秦明身上,就低下头来,轻轻吻了吻秦明。

 

秦明还是一副大尾巴狼的样子,深谙装蒜之道,装的事儿事儿的问,你干什么呢,林涛看着秦明红通通的耳朵尖,心里觉得好笑,就又低下头加深了这个吻。

 

你说我干什么?林涛声音低低的,说,槲寄生下可不能拒绝亲吻的呀。

 

 

 

【12】

 

圣诞快乐!!!!

评论 ( 65 )
热度 ( 649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