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要做一只长命百岁的夏虫啊林队长

*强行竹马竹马,我这个人就是如此烂俗,摊手.jpg

 

 

【1】

 

“谁小时候还没个想当宇航员科学家的梦想呢不是吗”

 

诸事起源于大宝同志的一次饭后闲谈。

 

 

你说这个我还真得跟你说道说道了,本来瘫在椅子上的林涛一听这话就坐直了身子,兴致勃勃的说,我小时候就从没有过这么俗的梦想。

 

哟,厉害了,大宝扔了个开心果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那你小时候是怎么应付老师的?

哼哼,林涛笑起来,说出来吓死你,哥哥我小时候的梦想是……!

 

然后他就不吭声了,大宝等了一会,说,卖关子啊你还?

 

恩,林涛说,适当的前奏和气氛渲染才能衬托出我接下来的话的重要性,你小学语文怎么学的?

“.…...”大宝抬了抬手,示意您牛,您上,您快说。

 

 

林涛一抹鼻子,牛气哄哄的说,我小时候的梦想,是——

一直没出声的秦明忽然开口了,秦大科长一边慢悠悠翻着那本看了半年还没看完的怪癖心理学,一边十分恶意的说,是做个虫子。

 

林涛一口老血凌空喷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宝姑娘笑的差点没厥过去,最后缓过气而来之后十分认真的看着林涛,发表感想:厉害,果然与众不同。

 

林涛捂着胸口哀怨的看了秦明一眼,最后说,我觉得我得解释一下。

 

 

 

【2】

等会,大宝忽然反应过来,打断了林涛,十分精准的抓住了重点,涛涛你小时候的蠢事,老秦为啥知道?

 

 

……….你俩从小就一起长大的啊?

 

 

对啊,林涛十分理所当然的点头。

 

“.…..”大宝十分同情的看了林涛一样,最后问,老秦小时候也这样?

啥样?林涛反问。

这么…..,大宝想了想形容词,没找到比较温和的看起来不像骂人的形容词来形容秦明,就抬手胡乱比划了一通,说,你懂?

 

 

我不懂,林涛露出了怀念的表情,十分优雅的说,秦明小时候啥样…..我实话跟你说,这混蛋打小就可不是个东西了。

 

 

“可不是个东西”的秦大科长就翘着二郎腿坐在旁边听这俩人贬贱他,神色一点不带改,顺带把手里的书又翻了一页。

 

【3】

 

这事追溯起来,还得回溯到小学的时候了。

 

彼时林涛是抓耳挠腮不会算数学题的小屁孩,秦明是提前十分中二的学霸小屁孩。

俩人好巧不巧是个同桌,好巧不巧互相不对付,然而又好巧不巧的,两家世交,两边爹妈都千叮咛万嘱咐上下学一定要一块走,故而放学路上就老是能看到俩别着脑袋彼此谁也不看谁的小家伙并肩走着,看着在斗气,然而谁走慢了另一个还会停下来等着。

 

吵架都那么好玩儿,老是过这条路的大人有的认识他俩,就心里发笑。

 

然后有一天,语文老师给孩子们布置了作业:我的梦想。

——这实在是个有意思的事儿,及其恶俗,似乎全国的小学语文老师都是批量制造,都被输入了:问问小屁孩儿们的梦想的程序。

老师要求孩子们都先上台说一说,然后回去写下来。

 

小朋友们挨个上去说,无外乎宇航员科学家老师医生,林涛在下面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的看着外面操场,心里琢磨着,这么好的天气,一会下课早了还能去踢会球。

前桌的小胖子扭过头来,说,林涛你想好一会说什么了没?我看都是宇航员科学家,忒没意思。

那你问我干嘛,林涛说,随便说说就算了,一会去踢球不?

去,小胖子说,你鬼点子多嘛,多少说个好玩点的。

 

当警察呗,林涛不假思索,他家里父亲就是警察,小孩子还是慕强的,看着老爹一身制服还配枪,来接他放个学都是威风的。

 

然后他就听到身边一声嗤笑。

 

林涛就炸了,扭头去看秦明,说,你笑谁呢?

谁恼羞成怒,我就笑谁呢,秦明翻着手里的书,轻描淡写的说,林涛看了看封皮,上面写的是《水孩子》。

林涛又抬眼去看秦明,小男孩发育向来很晚,秦明又是个不爱运动的,故而比同龄的孩子还瘦一些,肤色白白的,乌黑的头发柔软的垂下来,长的偏长了,微微盖住了点眼睛,垂着眼睛也不看林涛,就翻着手里的书,眼睫毛又长又卷的扑闪着。

一点也不酷,林涛闷闷的想。

 

你厉害,林涛冷笑一声说,那你倒是说你要干嘛。

我跟你说什么?秦明放下书看着林涛,眼神清澈的几乎有点凛冽,说,你这个智商,能理解吗?

——要不说林涛说秦明不是个东西呢,从这张嘴里就能看出端倪了,左右不讨喜,能安安稳稳活到那么大真是太考验身边的人的宽容程度了。

 

林涛一下子坐直了,盯着秦明说我不理解你就没人理解你了,扯什么,你倒是说啊,别临到关头你又怂。

夏虫不可语冰,秦明一扯嘴角,蹦出一句。

 

林涛一脑子问号,他确实没听懂,然而又不好意思问,就踹了前面小胖子一脚,小胖子是个机灵的,立刻从善如流的问,没懂,什么意思?

秦明瞟了小胖子一样,看起来极其不想搭理他,然而到底小孩子,端了一会架子那个爱显摆的里子就漏出来了,撇了撇嘴说,就是夏天生的虫子永远不会说起冰,因为他没见过,就是说——

他这么说的时候眼神又转回林涛身上,就是说智商不够,没见识。

 

靠,林涛跳起来,冲着秦明大喊,我还就不信了,我今儿偏就要当这个什么什么语冰的夏虫,活到长命百岁,讲一百次冬天!

 

可以啊你林涛,讲台桌上被打断讲话的语文老师和煦的微笑着,隐隐一股黑气流窜。

 

 

【4】

大宝在椅子上快笑瘫了,抹了把眼泪接着问,然后呢?

我不记得了,林涛微笑。

 

我记得,秦明也微笑。

 

 

【5】

 

你大爷的秦明,林涛想。

 

 

【6】

 

林涛被罚了六百字的作文,别人都只写四百字就成,他得写六百字“我的梦想是当一只长命百岁的夏虫”。

 

尼玛啊,这怎么写啊,林涛背着大书包,恨不能仰天长啸,憋屈了一会又觉得不甘心,扭头去看身边的秦明。

秦明还是安安稳稳走着,海魂衫小短裤,细胳膊细腿的走在盛夏葱茏的林荫小道上,草木葱茏——这要是别人,林涛暗暗地想,要是别人这么害我,我就打断他的鼻子。

 

然而是秦明,林涛从很小的时候就觉得拿秦明没法子——骂是骂不过了,打吧,看那细胳膊细腿的他也不太能下得去手,也胜之不武,他不太想承认其实他心里有点怵秦明,小孩子什么都不懂,就觉得这样挺丢人的,后来林涛长大了回想这事儿的时候才有点意识到,大抵秦明是不一样的,所以才老是让他不知道怎么办,而爱生出忧怖,那时候那么小的孩子哪能懂呢。

林涛垂头丧气的往前走着,忽然被身后一扯,秦明抱住他的腰,把他往后拖了两步。

秦明没有林涛高,从后面抱住他的时候脑袋就埋在他的大书包处,林涛别着脑袋扭头,能看到柔顺黑发间一个小小的发旋。

你抱我干嘛?林涛问。

谁愿意抱你?秦明松开手说,平白沾一手晦气,你走路不看路吗?说着指了指路边红绿灯,已经变红了,车子川流不息。

哦……林涛理亏,挠挠头发不说话了,他刚才是在走神,确实没注意红绿灯。

 

快到家的时候林涛开口,问,哎,秦明,夏虫不可语冰什么意思来着?

秦明站住,看了林涛一眼,说,就是夏天生的虫子从来活不到冬天,所以永远不会说起关于冰的事情。

 

 

这怎么写啊…….,林涛垂头丧气的挥手回家了。

 

 

 

 

【7】

 

然后怎么写的?大宝已经听high了,兴致勃勃的问。

 

他写了一整张纸的“做一只长命百岁的夏虫,啥也不干就守着那块冰,看一百年”,然后被老师打回重写,并且特赦可以换主题了,后来写的做警察,秦明喝了口咖啡。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大宝说,虽然有点对不起但是我还是想笑。

林涛蔫头蔫脑的趴在桌子上,说,你还好意思说,我这都是被你陷害的啊。

 

关我什么事,秦明说,明明是你自己不守规矩大声喧哗。

 

要不是你气我我能大声喧哗?林涛说。

我气你你就该大喊大叫?秦明反问。

 

 

 

你们俩一说话,就很像智障小学生,大宝插嘴,说,我见过的上一个这样相处模式的关系,是情侣。

 

林涛:……

秦明:……

 

 

 

【8】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秦明都喊林涛夏虫,话里话外嘲笑他,林涛绝地反击,给基本不笑的秦明起名冰块儿。

 

后来冰块儿这个名字流传的比夏虫还广了,一堆人也都跟风叫,林涛又不乐意了,挑了几次事儿把叫的最欢腾那几个打了一顿,后来就没人再叫了,秦明对此不置可否,然而那段时间秦明给林涛带的早饭里每天都多了个鸡蛋。

——老是秦明给林涛带饭,因为林涛起得晚,秦明总是从自家出门,路上买两份煎饼,一边吃一边走到林涛家楼下,就差不多正好能看见林涛乱七八糟的跑出来,校服领结都顾不上系好。

至于饼里多了个鸡蛋这事儿,林涛向来三口并两口吞,大概也是没发现的。

 

 

而俩孩子关系转折点,大概谁也没想到会是基于一次生离死别。

 

 

【9】

 

秦明父亲出事那天晚上林涛正熬夜打游戏机,就听到有人敲门,秦明的父亲出了事,母亲要处理后续事情,没办法照料小秦明,故而拜托林涛的父母。

 

秦明进到林涛家的时候林涛悄悄的探出了半个脑袋往客厅看,小家伙一身湿淋淋的,垂着个脑袋,长长的黑发贴在皮肤上,看不太清楚表情。

这时候林涛才注意到外面下了那么大的雨。

 

林家妈妈忙活着给秦明烧热水让他洗个澡,又使唤林涛别玩了去找两件衣服一会给秦明换,林涛哼了一声答应了,先是拿了自己最不喜欢的两件,拿出来在地上坐了会,又给塞回去,把自己最喜欢的一套睡衣给拿了出来,一边翻腾一边觉得自己就跟个神经病似的。

 

林涛推开浴室门的时候秦明正在淋浴头下面站着,一声不吭,林涛在门口站了一会,然后说,哎,我把衣服给你放这儿了,你一会自己换上。

恩,秦明说,谢谢。

 

林涛又站了一会,最后问,秦明,你没事吧?

 

秦明微微抬起头来,脸色有点苍白,眼眶发红,然而看起来也不是十分悲痛的样子,就很平淡的说,我没事。

哦,那我出去了,林涛咕哝着,挠了挠头,出门去了。

 

过了一会林涛又站在浴室门前,自己跟自己说,我是给他送浴巾来了,浴巾,那是必须的,没浴巾怎么洗澡呢对吧,我才不是想看看他,唉什么乱七八糟的,反正我就送个浴巾。

秦明,林涛推开浴室门,叫了一声,又愣住了。

 

秦明一身湿淋淋的,蜷成小小的一团,肩膀剧烈的抖动着。

 

林涛在浴室门口站了一会,心里想,傻死了呀你林涛。

出事的是秦明的爸爸呀,那个很疼他,跟他讲许多道理的父亲呀,一个人一辈子,就只有一个父亲啊,怎么秦明说他没事,你就真的信了呢,你怎么这么笨呀。

 

林涛慢慢走上前去,秦明闷闷地说,你出去

我不出去,林涛说,我出去了你难道在这儿坐一晚上吗,你感冒了我妈就得骂我,我才不出去。

秦明不说话了,林涛站了一会,忽然拿手里大大的浴巾整个裹住了湿淋淋的秦明,连他的脑袋都包住了,林涛隔着浴巾在秦明头发上使劲揉了揉,最后大声喊,我还没跟你算账呢,你都多少次害我被老师罚抄作业了。

然后扑过去把浴巾里的秦明抱住了,最后磕绊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话,最后说,那我就不跟你算账了,你别难受了。

 

你真是一点也不会安慰人,秦明说,傻死了。

 

 

你才傻呢,林涛闷闷的想。

 

 

【10】

 

 

日月窗间过马,时光转瞬即逝,林涛和秦明依然总是一起上下学,秦明依然会早晨给林涛带份早饭,有时候心情不好了就给饼里多加点芥末。

俩小孩就这么打打闹闹的成了初中生。

 

你别挤我,秦明推开林涛。

你是大姑娘吗,林涛说,碰碰不得摸摸不得?

 

这怪不得林涛,龙番市的夏天实在是毫不谦虚的热,年纪轻轻的大小伙子跑跳完就更热,秦明依然延续了不爱动的优良品德,而且他体温偏低,夏天也不太出汗,林涛就爱往秦明身上蹭,胳膊贴着胳膊,图个凉快。

 

一身汗,秦明叹了口气,十分嫌弃的说,你这么搞我回去洗澡得搓掉层皮。

你还嫌弃我!林涛喊起来,也顾不上手里的书包,猛地扑上去整个把秦明抱住,大喊着,那成啊你就回去好好洗澡,反正我一身都是汗。

林涛你大爷的,秦明也挣不开,就自暴自弃的塌下肩膀瞪林涛。

林涛抱了一会觉得凉快了,就嘿嘿笑着松开手,去捡扔在地上的书包,然后快跑几步追上秦明,说,哎,你生气了?别生气啊,你看我这不是让你接点地气,省的班上别人都不敢跟你讲话。

我还得谢谢你,秦明偏着头不看林涛。

谢就不必了,明早我要吃油条,豆浆多放点糖。

 

给你脸了还,秦明十分不可思议的看了看林涛,转身走了。

 

林涛就在后面笑起来。

 

 

【11】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

 

语文老师在讲台上讲到这句话的时候,秦明噗嗤就笑了,林涛愣了一会,也反应过来,扭头瞪秦明,说,别笑了,你还好意思笑?

我怎么不好意思笑,啊?长命百岁的夏虫同学?秦明难得笑的眼睛都弯起来,盛夏的阳光照进去,看着十分清冽,宛如寒潭。

 

唉,林涛叹了口气,趴在桌子上,扭过头去看秦明的侧脸,少年形容清俊,带着点生人勿进的阴郁,总之是十分好看的。

要不是这么个混账脾气,大抵人缘是不会差的,林涛课上堂而皇之开小差。

 

同秦明不一样,林涛是很开朗豁达的性子,天生便是阳光灿烂的,所以也总是能交到很多朋友,他生而蓬勃璀璨,是盛夏高行的新蚁,是震落露水的春雷,这种人合该一生恣意无忧的,秦明有时候会想,林涛总归和自己是不一样的。

 

夏日的虫,蓬勃而繁茂,怎么会有见到冰的那一天呢。

 

 

当天夜里窗外雷声大作,秦明在窗前站了一会,心里想着今晚大概又睡不了一个好觉了,就听咣咣的砸门声,敲门敲的如此棒槌豪迈的,除林涛外不作第二人想,秦明叹了口气,开开门,问门外的林涛,说,你这么晚了过来干嘛?

 

林涛说你先让我进去,马上下大雨了,你太没人性了吧?

秦明撇了撇嘴,侧身让路让林涛进来,说,你又跑过来干嘛了,这么晚不睡,明天数学课上又要打瞌睡了。

 

其实秦明是想说,不用每次都跑来,搞得反而是他很矫情一样,虽然他是不太喜欢下雨天,不过也就那么回事儿而已,谈不上什么阴影,然而看了看林涛的后脑勺,他又撇了撇嘴,把这话憋回去了。

 

给你看个好玩的,林涛说着拿出了一个破烂的练习本在手里晃了晃,你看这个。

 

秦明凑上去看了看,皱眉说,这狗爬字儿,写的什么玩意儿?一边说一边伸手去够。

靠,林涛说,本大爷的墨宝,你不懂欣赏就算了,别拿你那爪子给我呼啦。

 

秦明抢过来,瞪着眼研究了半天,说,哟,这不是林涛同志的成名作吗,你别抢,我瞻仰瞻仰,你别抢。

一边躲着林涛,一边磕磕绊绊的读起来,我的梦想,是当一只生于夏天的虫子,看遍春日勃发夏日生长,然后活过漫长的冬天,等到第二个夏天来临的时候再底气十足的跟别的虫子说冰块儿有多么好玩……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林涛你这从哪抄的,文笔居然还不错。

秦明笑的喘不上气,被林涛一扑压在床上,抬手夺走了手上的练习本,他也顾不上抢回来了,就趴在床上哈哈哈的笑,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

你大爷的,林涛郁闷的看着身下狂笑的人,抬手狠狠揉了揉秦明的头发,说,个白眼狼,老子特意来找你跟你分享,你他妈就知道笑。

 

秦明推了推林涛,说你赶紧起来,我不笑了,这都几点了,要睡了。

林涛依然不服气,忿儿忿儿的的说你让我起来我就起来,我才不起来呢,说着又扑下去压住秦明,说,我睡了,你别说话。

你大爷,秦明给扣住手脚也动弹不得,只能骂一句。

 

林涛哼哼了两声,稍微往旁边翻了翻,还真的就这么抱着秦明睡过去了。

 

没脑子的人睡得都快,秦明看着蹭在自己脖子间的大脸,暗搓搓的想着,又稍微抬起上身去够被扔在一边的练习本,就着昏暗的灯光又翻看起来。

 

 

做一只长命百岁的夏虫,守着我的冰块儿,让那些说我不可语冰的人看看我的厉害。

 

 

文字稚嫩,傻死了,秦明想。

 

 

【12】

 

秦明你这人真是太不是个东西了,结束回忆的时候林涛下了结论。

 

 

 

【13】

 

我还能说什么呢?大宝摊手。

 

 

【14】

 

瓜子儿没了,大宝说,我再去买两包,你们不许偷吃我零食听到没?

林涛给了大宝一个大白眼,秦明连个大白眼都懒得翻。

 

林涛看着秦明,十分真诚的认为,这十来年并行的时光,就是让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混蛋如何长成了一个为害八方的大混蛋的过程。

 

哎,老秦啊,林涛说,秦明抬头看了林涛一眼,又 低下头去看书,最后应了一句,恩。

 

林涛接着说,我这么一想,咱们俩真的一块很长时间了啊。

恩,秦明说。

 

十来年了吧?林涛问。

恩,秦明说。

 

人一辈子能有几个十年啊,我最开始的十年就是被你摧残,林涛摇头晃脑。

秦明翻了个白眼,说,恩。

 

 

林涛忽然站起来,走到秦明身边,说,我仔细想了想,就很想这么做。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弯下腰把秦明抱在怀里了,秦明倒是有点惊讶,手里的书差点被蹭到地上,然而也没推开林涛,他正要开口,林涛就打断他,说,秦明你闭嘴,你现在要是开口我就忍不住要打你了,那我的话就说不下去了。

秦明就从善如流的闭上了嘴。

 

林涛说,朝生而暮死其实也挺不错的,活的爽了,等不想伺候了就甩手去死,十分帅气。

又说,然而也挺亏,秋天冬天也是好看的,就看不到了。

 

秦明忍了会没忍住,就问你到底说什么呢。

 

林涛不吭声了,僵持了一会,秦明轻轻抬手环住了林涛的肩膀,拍了拍。

你抱我了,林涛说。

恩,秦明说。

 

初中的时候我偷偷亲过你,你知道不知道。

恩,秦明说。

 

你知道啊?林涛问。

恩,秦明说,我没睡着。

 

林涛笑起来,说,没睡着你还不躲,秦明,你是不是喜欢我啊。

恩,秦明说。

 

巧了,我好像也喜欢你,林涛说。

恩,秦明闭上了眼睛。

 

 

 

【15】

 

 

冰块儿遇见长命百岁的夏虫,是他的福分啊,林涛说。

 

恩,秦明说。

 

 

 

【16】

 

 

大宝在门口站了好一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路过的小黑看了一眼,十分好奇地问,宝哥,干嘛呢?

大宝说,思考人生。

小黑:?????

 

大宝:我国对于青少年儿童的爱情观教育实在需要抓紧了啊。

 

小黑:有点厉害的样子。

 

 

大宝想了一会,拿出手机给俩人各发了一条内容一样的微信,然后看到屋里俩人被手机铃声吓了一跳的样子,十分心满意足的转身去了小卖部。

 

 

【17】

 

结婚去吧混蛋们。





评论 ( 47 )
热度 ( 1157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