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秦】单位只发苹果的行为比发五仁月饼还让人难以原谅

*可能是刀,可是我这个人很不正经也没文笔,所以刀也是卷刃的,并不疼
*和前面几篇联系上也可以,不联系上也可以,怎么爽怎么来就好
*不用关注我,我是个神经病,有缘tag见啊老爷们







【1】

中秋节那天上午,林涛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后面发了很久的呆,大宝蹑手蹑脚走过来,在林涛面前啪的打了个响指

怎么回事,上班期间魂不守舍的,我要报告局长,扣你工资。大宝姑娘笑嘻嘻的,一咧嘴一口整齐的小白牙,满脸胶原蛋白,嫩的跟当初刚进警局的那个愣头愣脑敢跟秦明互呛的小棒槌似的。

林涛挑眉看了看大宝,眼神十分明显,毫不遮掩的在传达着“你又犯什么神经”的讯息。

大宝满不在乎的摊了摊手,说,我这不无聊吗,也没个案子——我不是盼着出事儿啊,我就是抱怨一下,你说今天都中秋节了,犯罪分子也得休假呀,为啥咱们法定节假日不休息。

林涛笑起来,说,你这说的,万一真有节假日组团搞事情的呢,凡事没准嘛。



【2】

大宝其实也不是真的想放假,她其实真的就是单纯的无聊了,之前——大宝一直觉得也就不多久之前的事儿,夜里睡觉闭上眼还能清清楚楚的回忆起那些细节,似乎永远在初春的龙番市,警局玻璃窗外面传来的遥远的汽车鸣笛,窸窸窣窣的翻动卷宗的轻响,路边随处可见的绿化植物在风里晃啊晃的,高处的树叶就打下碎金似的光斑。

还有刻薄毒舌的法医,老是一副生人勿近的冷淡面孔,一年四季都是不重样儿的西装,精致又疏离的样子。


大宝那时候最爱跟林涛一块儿撩秦明,跟逗猫似的,秦明不禁逗,说一句回十句,嘴跟机关枪似的突突个不停,属于脾气不好的猫,猫急了会给你一爪子,然而总是会记得先小心翼翼的把指甲收进柔软的肉垫里。
那么琐碎的小事儿,按说转眼就该忘了,可是大宝都记得挺清楚的。
大宝有时候挺想问问林涛,哎,林队长,你还记得那些事儿不?


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什么可问的啊,哪些事儿啊?
吃小龙虾?给秦明灌酒?毫无营养的插科打诨?



这么一想又觉得泄气,年纪轻轻的小姑娘,就会揉着自己的脸,不着边际的想,自己怎么跟个老太太似的,才多大年纪,就这么碎碎念,那么爱怀旧呢。



真问出来了,可得多可笑呢。



【3】


再说了,她也不太敢问林涛。



【4】

秦明出事儿那天晚上下了老大一场雨,稀里哗啦的,跟天河放水似的。

大宝站在雨里,看着林涛抱着秦明的尸体一动不动,瓢泼大雨里也看不清他的表情。

那时候大宝站在一边,揉着鼻子垂着脑袋,觉得自己连个打伞的力气也没有,但是却十分不可思议的,理智的想着,现在我该哭来着,可是我没有哭,可能是因为我还没反应过来的原因,一会反应过来的时候,我希望雨不要停。
这么想着的时候又去看林涛,林涛还是一动不动,也看不清表情,大宝张了张嘴,慢悠悠的说,林涛,我先去那边一趟。

一句话断了好几遍才说完,胸口里硬塞着一口气,一开口就顶上来,把话音顶断,听着十分像哽咽。

大宝以为林涛不会理自己,结果没想到林涛居然对她挥了挥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5】

——完了,这跟我一样,可能也还没反应过来呢,大宝依然十分神奇的理智分析着。


【6】
大宝转过废弃建筑工地的长廊石柱之前,往秦明的方向看了一眼,脑子里电光火石般想到了第一次办案的时候这人嘴角一点不怀好意的笑,说,嗯,不错,警犬。

然后大宝才好像忽然反应过来了一样,猛的跪在地上,似乎连用手撑住上半身的力气也没有了,就捂住脸,额头抵着地板,像是窒息一般大口的喘息起来,像极了濒死的鱼。

大宝痛哭起来的时候甚至听到了自己的哭声,她张着嘴大声痛哭着,哭声嘶哑破碎,她觉得自己甚至很想吐,胃里沉甸甸的,于是她又干呕起来,毫无遮掩,直白的,近乎绝望的悲痛,时而被哽咽打断,哭声孤零零的,像极了失群的孤雁。


警犬你妈嗨,傻逼秦明。



【7】

这句话夹在姑娘破碎的哽咽里,断断续续的废了很大力气才说完。



【8】

大宝姑娘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苹果,十分不讲究的拿衣服擦了擦就咬了一口,稍微歪歪脑袋,看了看秦明以前办公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坐的是个新来的小警官,热情又好脾气。

哪来的苹果?林涛问。
局子门口拿的,大宝一指警局门口,大大咧咧的说,十来箱,我估计是今年单位准备的节日礼品了……
大宝说着又皱了皱脸,看起来像是一只悲伤的京巴,接着说,唉……真是什么便宜发什么……这比去年发的五仁月饼还没人性……


苹果不好啊?林涛大笑起来,说,给你补充点维生素啊!老秦不是也说过嘛,一天一苹果,医生远离我。



【9】

——这种时候大宝才能意识到,原来这不是不久之前的事儿了,原来已经过了那么久了,原来之前那个红着眼像孤狼一样横冲直撞不许别人提起秦明的林涛,现在已经能这么轻描淡写的叫起老秦了。


原来真的过了那么久了啊。



【9】

大宝又觉得眼里有点发酸,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猛的眨巴了两下眼睛,揉着鼻子撇着嘴笑了起来,说,你真是说的轻巧……让你一下子吃一箱你能受得了吗……
声音带了点鼻音,听起来闷闷的。



【10】
林涛又撑着手趴了一会,说,哎哎哎,宝哥,你给我打住,快缓缓,有完没完了。
大宝一抽鼻涕,骂他一句,真他妈不会安慰人。


【11】
过了一会,大宝说,哎。
林涛扭头不看大宝。
大宝说,我忍不住了。


林涛没说话,还没来得及说话


【12】

大宝又嗷的一声放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把眼镜摘了,十分不讲究的在脸上瞎抹,连带着打哭嗝和抽鼻涕,哭的十分豪气干云,极具绿林好汉的风范。
林涛走过去给大宝递了两张纸巾,低声说,别哭了。

年纪轻轻的,本该无忧无虑的年龄,无端哭了一脸的泪,看着十分难过。
大宝不说话,就捂着脸一直哭,哭声十分真切,一点也不打算压抑。


大宝说,就这个桌子,秦明个强迫症老整理的干干净净的,从来不许人乱放东西,你说他装什么啊,不体面也没人笑话他,他活的累不累啊,傻逼,逞什么强啊,我李大宝是干嘛的啊,白当他徒弟的吗,他怎么就不知道找别人帮忙的呢。

林涛也站在大宝身边,垂头看着现在的办公桌,乱七八糟的,堆了一堆,也没人跟他拿腔拿调的说瞧这乌七八糟的样子,屋不扫何以扫天下了。


林涛这么想着居然觉得有点好笑,竟然极其不靠谱的笑出来了,大宝抽了抽鼻涕,白了林涛一眼,哽咽着说,你也是傻逼,举世皆傻逼。

成,我也傻逼,就你最能耐,林涛勾了勾嘴角,拍着大宝的背给他顺气,轻飘飘慢悠悠,听不出什么情绪的说,别哭了,别哭了。


【13】

别哭了,别哭了,再哭虎姑婆就来抓你了。



【14】

“我想他了”

大宝捂着脸,听起来也不十分难过的样子。



【15】


林涛觉得心里猛的被锤了一下,胃里翻江倒海——他一直不懂书里所谓心痛到底怎么回事,他难以分辨,只是觉得胃疼,似乎被人在胃里塞进一只扑腾着的蝴蝶,轻飘飘的,连是痒还是疼也分不出来。


原来就这么一句话啊。
我想他了,原来自己也是这么想的,那怎么之前没想到这方面呢,还以为自己情绪调节能力废了呢。


【16】


我也想他了,林涛心里有人轻声的附和着,声音孤独细弱,回荡在空荡荡的胸腔里。


【17】


当天夜里林涛跑进了秦明以前的公寓,公寓很久没人住了,家具上都罩着白色的防尘布,林涛屁颠颠的抱着一箱子苹果,跟做贼似的跑进那个屋子,也没开灯,在门口站了一会,中秋满月明亮的月光给站在门前的林涛投下了十分颀长又孤独的影子。


林涛确实没有僧敲月下门的雅兴细致,毕竟他就是个糙汉,糙到有时候连自己的情绪也分辨不出来,所以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在这儿傻站着到底是想干嘛。


站了一会觉得没意思,就进了屋子,屋子没人交电费,已经没法开灯了,所幸月光不错,透过大窗户照进屋子里来,不仅不阴森,甚至竟让人觉得有些浩浩荡荡的阵仗。


林涛坐在沙发上,把一箱子苹果放在面前的桌子上,然后低声骂了自己一句,神经病啊。


【18】

屋子里很安静,电视是关着的,林涛不说话,屋里就一点声音也没有,林涛忽然想起之前秦明还在的时候,其实屋子里也是这么安静的,他看电视不开声音,秦明就在他身后的桌子上写东西,也不会主动开口,所以屋里极其安静——和现在没什么两样。

林涛这么想着,扭头去看了看身后,身后一片漆黑空荡。


林涛保持着转身往后看的动作坐了很久,末了有点泄气的耷拉下肩膀,垂头丧气的揉了揉眼睛


【19】


秦明,我带了好大一箱苹果,不快点吃完就不新鲜了。


要不,你回来呗。



【20】

我回哪去?屋里忽然响起的回话吓的林涛——胆子小这事儿,真不是什么人生巨变悲痛绝望能治的——吓的林涛吸了一口气,猛的后退,后脑勺嗙的撞后面书架上了。

嘶——,秦明摸着下巴,含蓄的做出了一个“我操,感觉好疼”的表情。



【21】

我操,好疼。林涛嚎了一声。


【22】

林涛保持着扭着脑袋的姿势呆了很久,秦明在一边站着,站了一会,说,喂。
林涛又揉了揉后脑勺。

秦明说,你脖子扭了吗?

林涛叹了口气,说,没有,后脑勺疼,可能是因为我被撞失忆了,所以忘记了自己是怎么死的。


谁说你死了?秦明一挑眉。
林涛扭过头来说,没死怎么又见到你了?
秦明说,因为我在地府改造表现良好,阎王爷说看我业绩优秀,奖励我还阳一日游。

卧槽真的假的?林涛惊讶
卧槽你信了?秦明更惊讶。


【23】

“你大爷的”林涛十分愤怒。


【24】

这都怪你不坚持社会主义唯物观,秦明带着点笑意,慢悠悠的说。
林涛说,这位法医同志,谢谢你哪怕成了唯心主义产物,也坚持不懈的宣扬着马列唯物论。
秦明又笑了一笑。


林涛看着身形虚虚实实半透明的秦明,看着法医先生嘴角那点略约的笑意,才忽然意识到秦明活着的时候,是很少笑的。

法医先生的感情极为内敛,哪怕其实很开心也不会失态的大笑,每一次似乎都只是浅淡的勾一下嘴角,眉眼温柔的垂下来,带着点纵容看着大宝胡闹或者林涛犯傻,然后毫不留情的出言嘲讽。


那些短暂微妙的微笑吉光片羽般留在林涛的记忆里,比那些透过梧桐枝叶落在办公桌上的光斑还难以捉摸。


林涛并不觉得难过,很多时候他想起秦明甚至是有点想笑的,会无端生出一种俗世万事皆好的感觉。


林涛带着点鼻音,说,其实我挺胆小的,老鼠也怕,也迷信,也怕鬼。

巧了,秦明说,区区不才在下我,正是孤魂野鬼一条。

哎,林涛乐了,说,所以其实我刚被你吓了一跳。

秦明一挑眉,让开了门口的路,说,你现在还来得及走,一会我就要把你开膛破肚饱餐一顿了。

虽然我觉得这样迷信挺不好的,林涛又笑起来,说,确实怕鬼。



【25】

可我也很想见你,林涛说。


【26】

秦明抿了抿嘴唇,就他常做的,每次戏弄完林涛就会做的那个抿嘴的看起来很像笑的表情。
过了一会,秦明叹了口气,说,林涛你知道吗,人一死,就跟这个世界没关系了。
眷恋啊难过啊执念啊,真的说断就断了,毫不讲道理的。
我早就没有人的感情了,你知道吗?




骗人,林涛笑起来,看着秦明的眼睛,轻飘飘的说,那你哭什么?



【27】

两人并肩坐着,安静了很久,没人说话,奇怪的是林涛也不觉得尴尬,他甚至觉得十分舒服,这种感觉就好像他又回到了几年前,他就坐在这个沙发上看安静无声的球赛,身后有钢笔写字的沙沙声和微不可闻的呼吸声。

他跟秦明谁也没想过要打破那种沉默,林涛其实没在看球,他靠在椅背上听着身后的呼吸声,挺开心挺舒服的,就笑一下。
与此同时他也知道秦明没有在写结案报告,秦明可能正抬着头发呆,可能看着他的后脑勺,可能看着他脑袋顶上乱糟糟翘起的头发——偶尔可能也会和自己一样,意味不明的笑一下。


桌子上总是放着一个苹果,在狭小的屋子里,苹果的清香就和轻微的呼吸声交杂在一起,温柔的让人想就此睡去,长眠不醒。


原来彼时天地缓慢,岁月却再也不可回头。



那个时候,为什么没有对秦明说一句,我喜欢你呢,林涛很多次这么想过。


在秦明死去的第一年里,林涛去过很多次那个墓地,墓碑是黑色的大理石,摸起来光滑又冰冷,林涛伸出手指抵着墓碑,慢慢的从顶划到底,一次又一次的反复着。

那时候他也会想,怎么就没能跟你说呢。


【28】

林涛,其实我喜欢你。
秦明忽然开口了。


【29】

林涛扭头来看了看秦明,有点惊讶,又笑起来。


如果这是梦,林涛轻声细语的悄悄想,那别醒呀。



【30】

林涛伸出手碰了碰秦明——理所当然的没碰到,他耸了耸肩膀,说,你喜欢我吗?
秦明又笑起来,说,好话不说第二遍。


林涛拍拍手,说,你该不会就为了跟我说这么一句话,所以绕过了十万八千里长的忘川河奈何桥,偷渡到河这边来了吧?
秦明只笑,不说话。


林涛说,秦明你知道吗,我一直以为我会死的比你早。
秦明有点惊讶的挑了挑眉,林涛接着说,我那时候还想过,要是我壮烈的因公殉职了,不知道能不能见你最后一面,运气好的话能见到,你还会抱着我——就像那时候我抱着你一样,可惜你那时候已经什么也不知道了。

我想过你会有什么表情,甚至想过你会不会哭,我还豪言壮语的拟好了很厉害的遗言,想跟你说,我死了的时候,你要好好的为我哭一哭,我那么喜欢你,你一定要为我哭一场,哭完了就抹干净眼泪该干嘛干嘛吧,世间那么多好事情,大好时光锦绣江山的,都享受一下,就不要再想起我了。


后来我才发现这有多幼稚。


原来这么难,你走了,留我一个人在如此尘浪起伏打滚,想清清白白无忧无虑的那么活下去,真的太难了。

我现在甚至有点庆幸,是你先于我离开了。

林涛说这又笑起来,他抬起眼盯着秦明,说,那种绝望,我绝对不想让你经历呀。



秦明猛的一窒,毫无人类感情的鬼魂全然感受不到心脏的跳动,只觉得一股冰水缓慢的流过四肢百骸,温柔,刺骨。


【31】


对不起,秦明声音嘶哑,好像在哭一样,对不起。
这么说着的时候他伸手去碰了碰桌上的苹果,手指穿过红彤彤的水果,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


你要走了吗?林涛问。
嗯,秦明说,我该走了,我不再回来了。

好,林涛看着秦明,竟然又笑起来。


林涛想起很久远之前,自己和秦明斗嘴的时候,自己似乎捡起过秦明丢向他的书,慢条斯理,还带着点坏心的读着什么诗。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秦明,林涛说,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你提着箱子从外面走进来,穿着一身板正的西装,那天阳光那么好,你就像踩着光进来的,那时候我觉得我可能就很喜欢你了,你呢?

秦明看了看林涛,说,我记不清了。

你在害羞吗?林涛笑起来。


——我给你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 



秦明也跟着笑了一下。
林涛,秦明叫他的名字,林涛看着他,问,怎么了?
秦明又笑起来,再次叫了他的名字,林涛。
嗯,林涛很认真的答应了。

秦明却扭头看向窗外的月亮,什么也不说了。



我很想活着,一直和你们在一起的呀。



——我给你一个久久地望着孤月的人的悲哀。 



【32】


月亮快要落下去的时候,秦明对林涛挥了挥手,开口想说什么,林涛忽然站了起来,说,我要去厕所。
可能你出来,我就不见了,秦明打趣。


林涛没有回头,说,那么在我出来之前,这就是我们最后一面了,你真的没什么要跟我说的了吗?
秦明开口说,有的。


林涛逃似的跑进了卫生间,秦明站在卫生间门外,听到似乎有人靠着门的另一边,慢慢滑坐到地上去。

秦明在门外站了一会,说,可能是你经常晚上来找我的时候,在桌子上放一个苹果,一边偷笑一边看无声的球赛的时候。
也可能是很早之前有一次下大雨在建筑工地,你傻了吧唧哄我说别哭了再哭虎姑婆就来了的时候。
也很有可能是我第一次走近警局的时候,你递给我一个苹果,说,你好,我叫林涛的时候。


“我记不太清啦”


可能我一直很喜欢你吧。


秦明站在卫生间门外,回身环视了一下自己的小屋子,家具都罩着白色的防尘布,就好像主人只是出了趟远门,很快就要回来了一样。


还有大宝那个傻丫头,秦明说,你帮我跟她说一句,那么大姑娘了,别总哭的跟黑脸张飞似的,不好看。
卫生间里传来细碎的声音,没人应声。


秦明一脸轻松的拍了拍手,说,那我走了。


又说,这一大箱苹果,吃不完去卖呗,再便宜也是个外快。


【33】

门外再也听不见任何声音了,林涛坐在冰冷的地板上,后脑勺又开始疼。


“不卖,死也不卖。”林涛像是跟谁较劲儿似的,一个劲儿的抹着涌出来的泪水,一边低声说


“千金不换。”




















      ‌你丫才黑脸张飞,事后宝爷对着龙番市的天空大喊着,顺便扭头瞪了一眼路人,看什么看,没见过犯神经吗。  

评论 ( 80 )
热度 ( 573 )
  1. 棠亦生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