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网】莽莽

网中人正在屋子里整理他们伟大的帝尊丢的乱七八糟的文件,阿鼻尊闯了进来。

阿鼻尊一把抓住网中人

阿鼻尊一脸斯巴达

阿鼻尊喊,帝尊又不见了!!!!!!!

“……”网中人看了看手头乱七八糟的文件,甩手出门了。



网中人是在人间魔世交界的断崖边找到戮世摩罗的,他迎着风雪抬起头的时候,看到他们的帝尊站在涯边,一副下一秒就要慷慨赴死的姿态,垂着眼睛看着断崖。天边的云黑沉沉的,厚重的压下来,戮世摩罗的衣摆飘起来,阴沉的风雪里一片鸦黑。

网中人抬眼看着戮世摩罗转过头来,隔着风雪遥遥冲他笑了一下,橙色的眼弯起来,冲他开口“好高喔!妖神将你抱我下来?”

……你还是在上面呆着吧【】


戮世摩罗却忽然毫无预兆的就抬脚跳了下来,网中人下意识往前,想接一下他,结果戮世摩罗直接扑下来,拉着网中人一起倒在了雪地里,网中人能听到戮世摩罗在自己耳边闷闷的笑,说哎呀妖神将你太好玩了吧哈哈哈哈哈你刚才是想来接我么?

网中人心想,刚怎么没摔死他呢。

而戮世摩罗忽然撑起身子,自上而下对上网中人的眼睛,问他“妖神将,你信不信神啊?”
问一只魔,你信不信神,网中人僵硬的扯了一下嘴角,一脸皮笑肉不笑的阴阳怪气,却挥挥手,只说一句,起来,雪地里凉。

戮世摩罗乖乖爬起来,顺手把网中人捞起来,然后坐在断崖的大石头上,轻笑着说,真是好久没看过下雪了。

魔世没有四季更替,没有春暖花开,自然也没有莽莽冬雪。

网中人不说话,戮世摩罗就挑眉,接着说,我记得我那时候可喜欢下雪,等积了雪就拉着小弟他们出去玩,还有其他的同伴,他们很笨,每次都要被我打的求饶……网中人静静的听,相比起其他的魔,他在人世时间更长,虽然更长,但其实也是从来没有看过这普通的人世。
但戮世摩罗是人

待在魔世,成为帝尊,他也是人。

戮世摩罗接着说,其实冬天没什么好玩的,等春天来了,大家都去踏青,才是好玩,夏天也是,天气太热就去溪里戏水,秋天满山都是红叶,像烧着了半边的天……戮世摩罗忽然停了,不再说话,安静了一会,又笑起来
“跟魔世一点也不一样,魔世太贫瘠了。”

人世才是他的家,是他眷恋的家,是他回不去的家。

网中人垂眼沉思了一会,抬起手捂住了戮世摩罗的眼睛,戮世摩罗怔了一怔,又弯起嘴角,网中人觉得手心有些湿漉漉的。等到手心变的干燥,网中人把手拿开,迟疑了一会,又伸手用力的揉了一下戮世摩罗的头,鼻子里哼了一身,说了一句臭小子。

戮世摩罗的头发硬硬的刺手,扎在手心里。

网中人撇着嘴纠结了很久,嘴巴张开又闭上,最后一脸慷慨赴义的表情,很轻的,喊了一声,小空。
戮世摩罗又愣了一下

过了一会,戮世摩罗忽然开口。

戮世摩罗对着网中人的眼睛,很诚恳的开口“妖神将你今天拿错了史艷文的剧本么 ( ج_ج )”



……荡神灭看到回到鬼祭贪魔殿的戮世摩罗,一脸震惊,他说帝尊你怎么了?!帝尊你还好吧?!帝尊谁打你?!然后三尊齐声感叹——打的好

戮世摩罗决定明天给他们增加工作量。


网中人已经转回屋里继续去收拾散乱的文件,戮世摩罗站在空荡荡的大殿,垂下头轻轻笑了。
第二天网中人醒过来的时候,睁开眼就看到戮世摩罗的脸,网中人面无表情抬起手
飞织邪罗——

不不不冷静一下妖神将啊,我来找你有事的!戮世摩罗一脸诚恳。

网中人把手放下,说,有屁就放。

戮世摩罗就很诚恳的问,今天陪我出去玩吧。

魔网天诛——
冷静一下好不啦!大过年的反派也要休假啊!牛头尊去梅香坞了其他两个不知道跑哪去了不找你我很无聊啊!戮世摩罗夸张的说。

“……”戮世摩罗忽然弯了腰,搂住了网中人,对他说“你陪我一会吧”,陪我一会。

网中人想起来,人,似乎很喜欢在一年的尽头聚在一起,抬眼看了看空寂的魔殿,又看了看坐在自己床边笑着的毛头小子,网中人说,等我一会。

戮世摩罗带着一脸夸张的开心出去了。

走在大街上挤在人群里,这两个魔世高层竟然没被人觉得有什么不妥,戮世摩罗感叹,哇在我的威压之下这群人还这么有活力啊!网中人不理他。
没走多久,戮世摩罗喊着累了,拉着妖神将坐在路边茶馆里,老板娘给上了茶水,还有几块点心。
戮世摩罗拿着点心炫耀,魔世没有吧,这叫梨花稣,按着梨花的形状做的,可甜。
网中人哼了一声,说,小孩子的玩意儿。
天将近黑的时候,荡神灭传来消息,说似乎又找到了胜邪封盾的痕迹。
戮世摩罗急急赶回魔殿,网中人不急,依旧在茶馆里坐着,想起早上那个拥抱,和那人喷在耳边那句轻笑“就陪我一会吧”,在那个冬天的早晨撒娇的帝王,心思晦涩的少年。
戮世摩罗那天很开心,连欺负天兵仔也顾不上了,晚上闭上眼睛的时候还能看到满街红色的灯笼,暖意融融。
戮世摩罗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想要什么,他只是觉得跟网中人比较亲,因为那个人身上也带着人世的气息,那时候戮世摩罗自己对自己说,可是又想起来魔世刚刚占领中原的时候,还会有很多反抗的人,厉害的能攻入鬼祭贪魔殿内部,那一次也是,他在睡觉,网中人走进来,叫他,让他退到更深处的屋子里,他忽然玩性起来,当没听到,继续装睡,外面打打杀杀的声音很近,网中人推他,他装做熟睡。

网中人那时候动作顿了一顿,接着又抬起手来,戮世摩罗以为他要接着推自己,可是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耳朵被人捂上了,不远处的嘶喊变的很微弱。

从那以后戮世摩罗偶尔会想起网中人,心里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只是感觉好像空了一小块,好像什么人掏走了点什么。


网中人则一直记得那个在自己面前没个正形的帝王,弯起眼睛对他笑一笑,橙色的眼像融化了一池的金水,网中人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胸口,身体冰凉的魔能感受到恒温动物拥抱时给予的温暖。
后来魔世败了,逃亡的戮世摩罗与网中人听闻了荡神灭的死讯,两人遍体鳞伤的面对面,戮世摩罗笑了,他说牛头尊一直是这一套,当初为了恋红梅,他也是这样。

——这就是一只魔的温柔啊,魔自不知爱恨,只是你若入了他的眼,他必然以这一条命与此生忠义为你开道,护你周全。

这话网中人没有说出口,他抬手捂住了流血的伤口,说,臭小子跟我走。
在绝海断崖上,戮世摩罗听完自己的话,看着绝海漆黑的海浪发了很久的呆,网中人不耐,要呵斥他,他却忽然转过身来,冲网中人说“来,妖神将,来抱抱。”
说完没等网中人反应,就把他拉到怀里。

恒温动物,原来流了那么多血,还是如此温暖。

戮世摩罗的声音从上方传来,他说诶你还记得那天第一次下雪么,你猜我那时候站在断崖上在想什么。网中人不说话,戮世摩罗就轻轻的笑了“我那时候在想,雪下的这么大,刮了这么大的风”“你说这么大的风,会不会把我喜欢的人送到我身边呢”“他会不会冷”“如果风能把他送来,如果他觉得冷了,我就抱一抱他。”

网中人悄悄握住了拳头。

戮世摩罗抬起头,对着网中人的脸,鼻尖顶着鼻尖,呼吸交缠“然后我一转头,就看到了你”“你说难道这世界上真的有神么,他听到了我说话了么。”

网中人想起来那天雪地里,戮世摩罗笑着问他,妖神将,你信不信神?
戮世摩罗说,我后来做梦,总是能梦见下大雪,然后有人无比僵硬的喊过一句,小空。
小空,小空,小空。一字三叹,千回百转,夜夜梦回,如蛛丝一般,扯不断,扯不完,醒过来就发现紧紧密密的缠在心上,呼吸间都是那人掌心里的温柔。
网中人看到戮世摩罗的眼睛,映着不远处追兵高举的火把,橙色的眼睛里是莽莽雪幕。
戮世摩罗说下次带你去江南,春天的时候满山梨花,跟下雪一样。
梨花?网中人想起那天茶馆里精致的小点心。
嗯梨花,可好看了。戮世摩罗点头

哄小孩子的东西,网中人这么说着,难得笑了一下,然后抬手把戮世摩罗推开,另一只手起势,空中结出巨大的魔茧。
该走了,网中人说。
然后魔茧封住,戮世摩罗听到网中人说我会记得你,生生世世。
下坠的时候戮世摩罗觉得漆黑的海水真是很冷,又觉得他的妖神将实在是太心急了,他想说的话还没说完,下次再见却不知是哪年哪月

真是的,戮世摩罗无奈的笑了笑,心急什么,连我的话也不听完。
可是离地面很深的深渊海水里,他的妖神将听不到他的叹息。
冰冷海水里戮世摩罗也会做梦,梦里远方江南梨花翩跹飘落似雪。

魔不识爱恨,戮世摩罗是人,他不傻,可网中人也是嘴硬,那句我其实有点喜欢你隔着茫茫大海,终究是没告诉他

评论 ( 3 )
热度 ( 65 )
  1. 高冷的十四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