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会种花就别糟蹋人家,乖宝宝十九如是说

黑色十九这天夜里做了个梦
也不是说他平日不做梦,而是今天这个梦,让他觉得很莫名其妙。

他坐在乱糟糟的屋子里,后面的桌子上摆了一个花瓶,花瓶里杂七杂八的插着几朵花。
这屋子真的太乱了,他难得开口。
啊,金色头发狐狸眼的男人眯起眼睛笑了,八个字呢,十九,真稀奇。
黑色十九闭上嘴,安静的不说话了。
见他不再说话,男人更笑,好啦,我开玩笑呢,我的屋子有很乱吗?

有很乱吗?黑色十九其实想不起来了,他也不知道这个金发男人是谁,但是他坐在那里,看着桌子上那瓶乱七八糟的花,一点话也不想说。

花开的很好看,可惜被不懂欣赏的男人胡乱鼓捣,看起来有点蔫头蔫脑的。

黑色十九记得这个男人,他刚定居在这个村子的时候,在村外遇到过他,男人眉眼带着点笑意,跟他说,啊……在这里过的很好吗?
嗯,十九觉得男人的问话莫名其妙,可是还是回答了他,过的很好。
喔……,男人似乎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伸手挠挠鬓角,只好又对他笑了一下。
黑色十九觉得男人是笑了,他看不见,但是站在男人身边的时候,他觉得很安心,很舒服,可是男人笑起来的时候,十九又觉得有点难过。

他忽然想起好像之前某一天,黄昏下,是有个人对他说过,为父绝对不会丢下你的。

又觉得荒唐,他根本没有父亲。
后来他把手里的一坛酒给了那个人,当时其实他不是很想把酒给这个人,不是舍不得这酒,但就是不想给他,后来他摸到那个人冷冰冰的手,还是决定把自己的酒给了那个人,十九说,酒能驱寒,对先生有益。
那个人愣了一下,接过酒,笑着道了谢,然后离开了。

十九,为父说了这么久,口都干了。
喝水。
可是为父想喝酒诶。
你上次重伤还没好,以后不许喝酒,喝白水最好。

这坛酒,先生不嫌弃,就收下吧。
……多谢。

然后就再没见过,黑色十九也不明白今天晚上为什么会梦见这个人。
你十万火急叫我来,何事,黑色十九问。
唔,金发男人想了想,然后说,好像没什么事……
十九坐在原地,悄悄握紧了拳头。
哦,金发男人一拍手,恍然大悟状,十九呀,为父就是想看看你呀

然后笑眯眯的说,乖十九,粑粑loveU!

十九的拳头还是落下去了,虽然没使劲。

然后十九就醒了,醒来的时候天还没亮,十九坐在床边,愣愣的发呆。

愣了一会,想起明天还要早起去帮忙除去妖兽,于是又躺回去。
躺了一会,金发的男人又来了。

男人笑眯眯的说,十九呀,为父来看看你这个不孝子。
十九有点难过,就说,这屋子里只有我一个人,可是你之前说过,不会丢下我的。

男人就只是笑,让人看起来很难过的样子。
十九又说,我不怕死的,你为什么还要豁出一切来救我呢。
是这样的,小十九,男人笑笑,因为你武功很厉害,为父需要你保护。
你煮的鸡腿也很好吃。
你不是说要变强嘛,你现在还没有变强啊。
你……

借口,十九打断男人的话,这些都是借口,我很想和你们在一起啊,我不怕死的。
十九又重复一遍,和你们在一起,我不怕死的。

好吧好吧,金发男人又无奈的笑了笑,他伸出手摸了摸十九的头发,然后声音轻轻的说

因为父亲爱你啊,十九。

十九觉得自己心里哪个地方破了个洞,正慢慢的流淌过冰水,刺骨又轻柔,安静无声。

嗯,我也爱你们啊。

十九说完又睡过去,窗外再也不见红潮为祸,中阴界的夜晚第一次见到了月光。
倾泻满地的银白色月光,宛如素缟。

第二天村子里的孩子们来找黑色十九的时候,他刚刚起床,孩子们好奇的很,围着他问,独臂阿叔今天起晚了呢。
嗯,十九回答,昨晚没睡好。
是做梦了吗?孩子们叽叽喳喳的问。

没有,黑色十九想了一想,没有吧,我没记得有做梦。
有没有做梦也记不清了吗,孩子们笑。

嗯,黑色十九给花圃里种的花浇了水,可能是枕头不舒服,没睡好,我记的很清楚,什么也没有梦到。

花圃的花开了,被整理的很整齐,仰着头,开的饱满鲜艳。

评论
热度 ( 26 )
  1. 吉光片羽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