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黄】开导年轻人这事,罗睺拍胸口,还得看我

罗睺不在的第一天,想他
罗睺不在的第二天,想他想他
罗睺不在的第三天,想他想他想……

呸,黄泉差点跳起来掀了桌子,这什么玩意儿?
罗睺坐在桌子另一边,有点无奈,怎么衣服都换一套了,还这么不禁逗?

……,黄泉说,解释一下这话逻辑在哪?
罗睺就笑了,一边笑一边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
他没有实体,碰不到桌子,兴许是觉得自己这样没啥气势,罗睺就自己配了个“笃笃”的音效。

黄泉就觉得有点无力。

刚得知罗睺的死讯的时候,他独自在葬龙壁呆了很久,转回天都的时候,看到君曼録正坐在台阶上,脑袋埋在双臂里,大概是在哭。
黄泉走过去在曼録身边站了一会,然后又站了一会
最后曼録忍不了了,抬起头来瞪着红通通的眼睛说,你说句别哭了会死吗。

哦,黄泉难得听话,就说,别哭了。
曼録又把头埋在臂弯里,肩膀一抽一抽的。

别哭了,黄泉又重复了一句,……别哭了
曼録声音闷闷的,说可是他死了啊,这么说着的时候姑娘鼻子又是一酸,眼泪哗啦啦的,他死了啊,以后再也没有这么一个话不多的,有点笨拙的大长辈了,以后我们回到天都来,再也看不到他一身夺目的金甲了啊

姑娘哭声细细的,回荡在空荡荡的天都,像一只失了群的小鸟。

猝不及防的生离死别如兜头劈下的刀锋,骤然将柔软温暖的时光打碎了。

黄泉低声笑了一声,然后坐到了曼録身边,坐了一会,他又说,哭够了没,哭够了回去休息吧,天不早了
曼録走回房间的时候回头看了看黄泉,黄泉还坐在那里,又说,死了的人死了,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把眼泪擦擦吧。

等看不见曼録的身影了,黄泉低下头轻轻笑了,他攥起拳头轻轻捶着自己的胸口,低声说,活着的人,还得活着。
拳头一下一下打在胸口上,发出闷闷的声响。

曼録知道黄泉房间的灯这些日子总是彻夜亮着
她去问,黄泉只说做了梦。
做什么梦,却不说。

黄泉其实没做什么梦,他梦见的都是同一场大雨,一场大到好像要把天地淹没的大雨,他坐在山洞里,篝火声噼啪,要送去寒瑟山房的神子睡的安稳。

那场雨的尽头大概还有个人,可他总不敢再往下梦了。

于是他就只好坐起来,整夜整夜坐着,梦里的大雨噼里啪啦的打在他的耳膜,敲的他神思恍惚。

罗睺就是这个时候来的。

罗睺刚回来的时候还可以碰到东西,他就是靠这个把大半夜不睡觉坐着发呆的黄泉吓了一跳。

罗睺还眯着眼睛笑,坐在桌子对面,说,怎么这么晚了,还点着灯呢?
黄泉不出声。

罗睺就说,心思太重,就会做梦,又说,有什么走不出来的呢,凡事太执着……
罗睺,黄泉面无表情的打断他,让你乖乖说句对不起,比死还难吗?
……,罗睺说,死在别人手上,这锅不该给我背。
哦,那你开心就好,黄泉又说。

罗睺无奈的笑了笑,抬手虚虚的摸了摸黄泉的头发,问,最近去了月族吗?
黄泉说,去看了看小弟。
他们过得还好吗?
还好。
那就好,罗睺说。
我的小弟,过得好不好关你什么事?黄泉觉得有点不可理喻。
总得有点美好的东西的,罗睺说,我很高兴你的身边还有些可以让你觉得欣慰的。

黄泉说不出话来了。
过了一会黄泉又说,幽溟和冥娘也过得很好。
嗯,罗睺应了,说,这挺好的。
黄泉垂下眼睛,说,是挺好的,经历了那么多,最后还能并肩在一起,真的……挺好的。

是啊,罗睺轻轻笑了笑,看着黄泉。

黄泉啊,罗睺叫他名字的时候带着笑意,不管那场雨的尽头是什么,你该走出来了。

黄泉想着那场雨,雨里的自己像疯魔了一样,要去完成一个他以为已经是个死人的人的遗愿。

大雨在他胸口冲开一个洞,夜风呼呼的灌进去,发出空洞呼啸的回声。

黄泉坐在那里,很久没有说话。

天空开始泛出细微的亮光了,罗睺站起来,神态轻松的拍了拍手,说,黄泉,当时你回到天都之后跟曼録说的话,还记得吗?

不记得了,黄泉面无表情。

少唬,罗睺又笑了起来,你记得,笑完之后又深深看了黄泉一眼

然后他像是舍不得什么似的,又轻轻的伸出手指碰了碰黄泉的额发,我的时间到啦,罗睺说着,深深叹了口气, 死了的人死了,黄泉,活着的人还得好好活着。

我走啦,还有……对不起。

黄泉当时也有点脑抽,伸手对着面前的空气抓了一把,那声叹息一样的告别在空气里悠悠的散了,黄泉坐在原处,定定的看着自己的指尖,很久很久没有说话,忽然低低笑了一声,短促的笑声悄无声息的消失在天都孤寂的黎明里。

过了些日子,曼録忽然来找他,递给他一本厚厚的书,黄泉坐在天都长长的台阶中的一节上,慢慢的翻看着那些往事,曼録坐在他身边,过了一会,问,黄泉,你夜里还睡不着吗?

黄泉摇了摇头,站起来晃了晃手里的书,说,活着的人,总得好好活着,然后转身离开了。
曼録想起这些日子黄泉屋里的灯再也没有亮到半夜,也放下心来。

姑娘抱着自己厚厚的书,坐在长长台阶上,缩成小小的一团,良久,终于也轻轻笑了一声。

晨曦的微光照进空旷的天都,给两人镀上了一层浅淡的金边。

没人知道,某天夜里,黄泉坐在天都最高的屋顶很久很久,终归是在日出时把那场不停歇的雨送走了。

在往后漫长安稳岁月里,彼时灿烂晨光,怕人提起。

评论 ( 1 )
热度 ( 45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