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枫樱】喝酒,凯旋侯不屑的表示,老子千杯不醉

凯旋侯已经吃了两盘点心了

点心是从苦境买来的,花树上落下来的花收集起来,洗干净,再用繁复的手艺,做成这么一盘盘的小点心,又甜又香,可吃多了会有点腻。

旁边伺候的小厮觉得自己都开始替主子牙疼了,可他们战无不胜的凯旋侯还在吃。

侯,枫岫主人死了。
哦。

早上自己来跟主子报备的时候,顺便把这个消息带了过来,彼时凯旋侯脸色淡淡的,顺手又把火宅新送来的公文批了两份。

等到把厚厚的一摞文件批完,凯旋侯转过身来问,你刚才说什么来着?
小厮低头,枫岫主人死了,尸体给送回慈光之塔了。
哦,凯旋侯坐了一会,喝了口茶,然后又问,现在苦境是什么季节?
春末了吧。

春末,凯旋侯低头盘算了一会,说,苦境这个时候,该是有卖时令点心的了,去买些回来吧。
哎,好。

这都快吃完了,侯,您不觉得腻啊?小厮伸长了脖子问。
……,凯旋侯安静了一会,然后点头说,腻,你买的这什么玩意儿,腻死我了。

樱花饼,跑腿的小家伙老老实实。
下次买别的,凯旋侯有点无语,也太甜了。
这个季节,没办法呀,都是樱花。小厮说。
去给我倒杯茶来,凯旋侯吩咐。

凯旋侯连喝了两盏茶才缓过来,点心太甜,吃多了嘴里反而又酸又苦的,想来也是物极必反。
凯旋侯想,物极必反。

枫岫主人摇着扇子笑,情深不寿。

呸,拂樱斋主说。

凯旋侯下午又去开了一次会,太息公死活要跟他抬杠,他有点累,有点走神,回过神来之后,就说你开心就好。
然后又说,反正锅我不背。
最后说,你啥时候才能找到男朋友?

太息公差点抡起扶木跟他同归于尽。

太息公喊你丫今天吃错药了还是早起没把魂捡回来?

凯旋侯没理她。

回到居处之后凯旋侯说,把剩下的文件拿来。小厮说,没了,侯,你今天一上午都看完了。
怎么这么快,凯旋侯有点愣。
我不知道,小厮说,您今儿效率高呗,注意力集中。
少贫,凯旋侯说,那我接下来干啥?
您平时都干啥?小厮问了,然后又自己接,哦,您平时吃饭睡觉看文件,侯,您私生活真可怜啊。
……,凯旋侯说,把你惯的没边了是吧?话那么多。

小厮是个小姑娘,年纪还小,爱玩,吐了舌头说那不然去苦境玩吧,春天还没完,赶着尾巴还能看看花。

凯旋侯沉思了一会,说,走吧。

苦境大地地大物博,遍地花树。
侯,那是啥树?
桃树。
那个嘞?
樱树。
就你早上吃那个啊?
你张嘴给我吞个树试试?

小丫头又吐了吐舌头,说,好看,开起来跟下雪似的。
然后指着不远处问,侯,那是什么树,怎么不开花,不开花种它干嘛?
不开花就没有活着的意义了吗,肤浅,凯旋侯说
是因为没人看他,他才不开花的吗?小丫头问。
安静了一会,凯旋侯只说,那是枫树。
不好看,小丫头小厮说,可怜巴巴的,也不开花,叶子也不多。
嗯。凯旋侯说,丑死了。

走过那棵枫树的时候却又开口,秋天时候,叶子会变红。
真的假的,小丫头惊讶
真的,凯旋侯说,叶子会变多,也会变红,很多树种在一起的时候,像晚霞,染红半边的山,末了又补充了一句,那时候还挺好看的。

可惜看不到了,小丫头说,我在佛狱从没见过这么多花和树。
嗯,凯旋侯声音低了低。
佛狱都是枯草,那些树还会打人,从来不开花,他们为什么不开花?
开了花,就不凶了,不凶,就被别人觉得好欺负了。
可苦境的树都开花。
因为没人欺负它们。

真好,小丫头声音轻轻的,能好好开花,真好。

凯旋侯垂了眼睛,再等等,再等等吧,就快了,你可以去看的,所有佛狱的人都可以去看的,这些开了又谢的花。

不用再被压迫的无法呼吸,不用再对着枯竭的资源担忧生存,不用仰望着灰蒙蒙的天想象太阳。

再等等我。

还有会变红的枫叶,小丫头补充。

嗯,凯旋侯说,变红了,再带你来看。

小丫头指着路边酒肆问,那是啥?
酒。
我想喝。
不行,凯旋侯走过去坐下,要了两坛酒,然后说,你还小,只能喝茶,我才能喝酒。

小丫头有点愤愤不平。

夜深了的时候,酒家收了生意,凯旋侯抱着两坛子酒又走回那棵孤零零的枫树下,小丫头跟着他,说,侯,你喝醉了。

可能是,凯旋侯想了想。

你酒量真差。

可能是,凯旋侯又笑了。

枫树在夜风里飒飒作响,凯旋侯靠着那株枫树,说,你笑个屁。
枫树不说话。

小丫头靠过来,问,侯,早上的点心吃多了,现在难受了吧?

凯旋侯说,嗯。

小丫头说,是因为点心才难受的吗?

凯旋侯说,嗯。

小丫头笑了,不该吃那么多的。

凯旋侯安静了一会,然后说,你真烦,就属你话多。

小丫头说,对,我也后悔,为什么要跟你多嘴报丧。

凯旋侯不说话了。

过了一会,凯旋侯伸手抓住胸口,慢慢的说,我难受。
小丫头靠着凯旋侯坐下来。

凯旋侯说我不该吃那么多点心的,我现在很难受。
小丫头说,不对,你从早上就开始难受了,不然你不会吃那么多点心的,点心甜不甜?
不甜,凯旋侯说,很腻,吃多了还苦。
可是我总得干点什么,我不知道该干什么,只好一直吃,一直吃,吃了很多,可还是很难受。
凯旋侯说,我刚来苦境的时候,青天白日下,我唯一的想法就是,有一天你们都可以感受到这样的太阳。
后来呢?小丫头问。
后来这个想法也没变过,我化身拂樱斋主,干了很多事,凯旋侯说,你知道的吧,就你刚才看到的樱树,那个就是樱花。
嗯,小丫头点点头,又说,可你现在是凯旋侯了。

因为佛狱不能开花啊,凯旋侯笑了。

凯旋侯安静了一会,又说,你该看看枫树变红是什么样子的,真的很好看,看过一遍就这辈子都忘不了了。

小丫头没说话,捡起地上的一片落叶,然后问,侯,拂樱斋主现在在哪?
死了,凯旋侯说着又喝了一口酒。
哦,小丫头点头,那跟枫岫主人一样。

枫岫主人。

凯旋侯笑着念了念这个名字,他是不是很傻?

侯,你别笑了,小丫头直言不讳,你这样比哭还难看。

我看你真是要无法无天了,凯旋侯坐在枫树下。

侯,我觉得是你有点傻,小丫头说
嗯,凯旋侯回答。
你难过吗?
难过。
后悔吗?
不后悔。
那我们回家吧,小丫头抓着凯旋侯的袖子。
好。

一大一小两个身影远了,对话隐隐约约传来
侯,拂樱斋主喜欢枫岫主人吗?
我不知道,男人声音低低的,有什么关系呢。
听起来像在叹息。

夜风里,留在原地的枫树犹自不知的簌簌作响。 第二天

凯旋侯醒来的时候看到小丫头又抱来一堆文件,凯旋侯问,我昨晚喝醉了?
小丫头点头。
发生了什么吗?凯旋侯问。
没有的,小丫头又摇头,侯你酒量真差,喝醉了就讲胡话,我都忘了。
哦,凯旋侯坐在了案前,开始看文件。

小丫头站在旁边,过了一会,问,侯,火宅佛狱不开樱花的对不对?
不开。
为什么?

因为再也没人看了

评论 ( 8 )
热度 ( 131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