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虬孙说欲星移我讨厌你一辈子,欲星移说小屁孩子知道什么是一辈子

梦虬孙小的时候不识字,也不爱看书,鳞王让欲星移教他看书,欲星移不乐意,他说我天天那么多国家大事要处理,哪来的闲心看孩子啊。

他不乐意,梦虬孙更不乐意,梦虬孙说你怎么能让他教我呢,你不能给我请个老师啊,海境穷成这样了?你不能让欲星移哭一把珍珠给你啊?

欲星移听见了,跟鳞王说王你可点好了,你让他看书为什么不干脆把那些书卷吧卷吧当废纸买了补贴国库呢。

梦虬孙说欲星移你不要脸。

鳞王说闭嘴,欲星移说听见没让你闭嘴,鳞王说你也闭嘴。

梦虬孙在那边笑开了花。

那时候鳞王还不是现在这个鳞王,是上一辈的,欲星移和梦虬孙还是那么小的小不点子,他们要是鱼的话,鳞王想,只能做两条油炸小黄鱼。

欲星移后来还是去教梦虬孙,有时候梦虬孙问他,你跟我说说海是什么样的,欲星移就眯眼睛,说我可谢谢你,你觉得你现在扑腾了我一身水花的这玩意儿叫什么。

梦虬孙说那我能不知道么,这是海境的水,我又没出过海境,那书上还说不识庐山真面目云深不知处呢,你有没有文化啊?

欲星移说是啊不识真面目云深不知处,你多能耐啊,都能自己写诗了,你有文化你问我干嘛?

梦虬孙就生气,他一生气就爱大喊,他说欲星移你也不知道。

欲星移说我就不知道了怎么了?

梦虬孙一想,觉得也是,他欲星移也没出过海境呀,但是他不甘心,于是他就说欲星移你不要脸。

后来欲星移要出海境游历的时候全海境的都来送他,他弟不来,欲星移撇嘴心说不来还好,转身要走了,走到半路看见梦虬孙,梦虬孙说你怎么骗人呢

欲星移说我怎么骗人了

梦虬孙说你昨儿说今天给我带章鱼小丸子的

欲星移说那没办法了,我又不是你这样的小屁孩,我有大事要干

梦虬孙就说你要不要脸啊

欲星移说我回来告诉你海是什么样的

梦虬孙说你果然不要脸,然后转头头也不回的游走了,远远看起来像是一坨高速移动的海带。

欲星移直到走了百八十米了,还是不明白,他怎么就不要脸了。

欲星移回来的时候新王早就把海境治理的很好了,连梦虬孙都长高了好多,梦虬孙跑过来要对他哥表示嫌弃,可是他哥却不像小时候那样要跟他斗嘴了,梦虬孙不开心,他心想,你装什么啊,真以为出国留了个学就镶金边了啊。

他坐在台阶上揪水草,抬头看见欲星移站在他面前,新展展的丞相服,还举着个玉如意,梦虬孙恶声恶气,说,你干嘛?
欲星移说,你少看点乱七八糟的书,本来智商就不高,谁跟你说海是什么蔚蓝蔚蓝的,海浪温柔的扑打着金色的沙滩天边传来海鸥的叫声小孩弯腰捡起海螺?你看的小学生作文吧写的还是旅游景点。

梦虬孙说个大混蛋你知道那你说啊

欲星移顿了顿,又看了看他,后来他说,没那么清,也不都是蓝的,海嘛,颜色还是深的,就跟你把墨水打翻进水缸一样。

梦虬孙说我才没有把墨水倒进水缸里。

欲星移笑了笑,又说,不过真的大,一眼看过去,无边无际的,鲛人的视力多好呀,可我也看不到头。

说完他就走了,留梦虬孙自己在那,他呆了一会,然后喊,你显摆什么呢,我以后也能亲眼看见的。

欲星移踩着夕阳背对他,也不回话。

梦虬孙觉得欲星移不跟自己斗嘴了他该开心,可是他觉得欲星移游历回来之后就不一样了,反正他什么自己都讨厌他,梦虬孙跟自己说,不一样就不一样吧。

正所谓,智商不够情商来凑,梦虬孙自己都要崇拜自己了。

后来梦虬孙游历回来的时候直奔浪辰台,浪辰台没门,要不然他还想踹门,他冲进去就跟欲星移说,你怎么又骗我,哪是墨黑墨黑的了,明明蓝的不行不行的,你还我童年,你个混蛋。

欲星移愣了半天,跟梦虬孙说你那大脑没跟上你身体成长速度?你跟哥哥说,你今年几岁了。

梦虬孙说你骗我就是不对。

欲星移说,那我说一句话你记这么久啊?

欲星移说你这么喜欢我啊?

梦虬孙气死了,他说欲星移你要不要脸啊。

欲星移说我怎么不要脸了,你喜欢我就是我不要脸啊,我做人失败成这样,要冤死了,你还不好意思?不是你小时候缠着我给你讲故事的时候了是吧。

梦虬孙说你怎么就能这么睁着眼说瞎话呢,你要点脸啊,你可是师相。

欲星移笑眯眯的说你这么关心我干嘛。

梦虬孙气的说不出话,直想一棍子横死他算了,憋了半天憋出一句你真不要脸。

气跑了梦虬孙,鳞王从书架后面走出来叹气,他说你逗他干嘛,欲星移就收拾收拾桌面上的杂乱的文章奏折,轻飘飘说我逗他干嘛啊。

他看的是蔚蓝蔚蓝的,又不妨碍我看的是墨黑墨黑的。

梦虬孙再往外跑的时候欲星移心力交瘁,不想管这个大龄熊孩子,大龄熊孩子跑出去又跑回来,要跟他决一死战,还叫他臭墨鱼。

欲星移说,你别老跟剑无极学说话,你没看他说话拉怪,连温皇都能T住?

梦虬孙说你少转移话题,你为什么不说你也是墨家九算。欲星移表示惊讶,然后跟他说,你还知道墨家九算呀,不错呀。

梦虬孙拔棍子要轮他,欲星移也拔剑,后来梦虬孙还看着那把剑朝自己劈过来,然后落在自己身侧。

梦虬孙说你打偏了。

欲星移乐呵呵的说要你管。

梦虬孙说你不杀我我就一直给你捣乱。

欲星移说你不能安生会啊?

梦虬孙气哼哼的不理他。

欲星移跟他说,你去守住龙涎口啊。

梦虬孙觉得他神经病,他心想你管我啊,然后转身要走。

他还没走多远,欲星移又说,我不管你信不信,但我还是要说,我没做过危害海境的事,我欲星移就是死,也不能做危害海境的事的。

梦虬孙背对着他翻白眼,大声喊,我还就不信了。

欲星移说你不信我你往龙涎口方向拐什么?

梦虬孙以牙还牙,气哼哼的说要你管。

后来等地门之乱都结束的七七八八的时候,梦虬孙还离开了龙涎口一趟,毕竟我也是一枚强劲战力的嘛,梦虬孙跟自己说,我可以去看看热闹,帮帮忙,反正我不是去看那条臭墨鱼的。

他跟自己说,我就是去看热闹顺便落井下石的,其余的啥也不干。

可是他去叉了,他在这边打的时候人家在那边也打起来了,智者打架多洋气呀,都不用动手,直接脑子里过招的。
梦虬孙扒拉出他哥的时候,问他,你要死了啊。
欲星移笑么啧儿的说,是呀。

梦虬孙说你丫有病吧,骗人上瘾吧,要喘气能喘气要心跳有心跳的,你骗鬼呢?
欲星移哈了一声,又说,那你就当我要出一次远门吧,别想我啊

梦虬孙说滚,你怎么这么不要脸,鬼才想你,又问那你还回来么。

欲星移说,你不想我那我就不回来了呗。

梦虬孙说你又骗人呢吧,你可老是骗我。

欲星移说我哪骗你了,冤死我了。

梦虬孙说你哪次不骗我,你走之前说给我带章鱼小丸子,结果呢?

欲星移说那就那一次啊

梦虬孙说你还跟我说海水墨黑墨黑呢。

欲星移心说那我说的也没错啊,这不算骗你吧,可是他被嗓子里的血沫呛着了,咳嗽了一会,咳完了也不想说了,于是就问,那就这两次啊,你就再也不信我了啊。

梦虬孙说那可不是,你已经透支了信用值了,一辈子也还不了了。

欲星移说哪有一辈子。

梦虬孙说就有。

欲星移想,真是年轻人啊,那么闹腾,那么活泼,不知天高地厚的,一张口就敢说一辈子,傻逼死了。

欲星移说我都要死了你还跟我抬杠。

梦虬孙生气了,把他推开,说你不是说要出门么。

欲星移摔疼了,冲他瞪眼,你不是不信我么。

梦虬孙说我不信的是你那句再也不回来了。

欲星移也生气了,他说你爱信不信。

梦虬孙又把他抱回怀里,心里说,我还就不信了。

你要往哪去啊,梦虬孙擦了擦欲星移脸上的血迹和泥水,问他

欲星移说不知道呀,我去找个舒服的地方,睡一觉,要没有你这个混账熊孩子给我添堵

哦对了,还要海水是蔚蓝蔚蓝的,估计着也没有什么乱七八糟的等级区分让我操心。

梦虬孙说,你可兜着点,谁给谁添堵啊,那等级制度是你能管的么,我受那么大委屈我都没想着管,用得着你狗舔门帘露尖牙的瞎蹦哒么。

欲星移没再回答他了,他抬手拍了拍梦虬孙的头,那手又垂下去了。

梦虬孙抱了抱他哥,说睁眼说瞎话,你可真够不要脸的。

后来连带着鳞王也过来跟他说,梦虬孙,你这是跟谁较劲呢?你不许旁人说师相不在了,我跟你一样也不信,可你就要在这较一辈子劲么,别伤心了。
梦虬孙说我哪伤心了,我这是在头疼呢
梦虬孙说欲星移这个混蛋墨鱼撒手就跑没着没调的,以后海境这么一大摊子破事都给谁管啊,太子瞎跑谁管啊,那群夭寿鱼闹事谁管呀,本龙子往后的零花钱,要怎么两头瞒着跟你和他讨双份啊?
鳞王说你等会,你之前的零花钱都是两头瞒着拿双份的?
梦虬孙说这是重点么。
鳞王说那你说啥是重点?!
梦虬孙说重点是我不难过,我一点也不难过。
鳞王不说话了,顿了很久,却只叹了口气。
梦虬孙说我就是心疼我零花钱,黑心鱼睡着了往后我跟谁拿钱,没钱怎么买吃的,我心疼我的梨花酥鹅儿卷鲜花饼桂花糕狮子头红烧肉肉夹馍烧鸡烤鸭和章鱼小丸子花生瓜子叫花鸡。最后把自己说心疼了,一边说一边抬手抹眼睛,结果眼泪越擦越多,啪嗒啪嗒往下掉,他干脆不擦了,坐在海境大冰箱不管不顾的嚎啕大哭,一边哭还一边想,他怎么不是个鲛人呢,他要是个鲛人,现在他都能把那些好吃的来回买上好几轮了。

鳞王皱着眉头,又笑了,说都多大了,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说哭就哭了呢,说着却背过身去。

后来浪辰台安静下来之后,梦虬孙大半夜坐在欲星移之前办公的地方吃东西,专挑欲星移平时不让他吃的吃,吃完了站起来,把手收回去了,把手指在自己身上蹭了蹭,才戳了戳欲星移。

他说,哎,天快亮了。

转头走了几步,又回过身来,说,我走了啊。
我以后不来看你了啊。

说完他转身离开了,海境无风,梦虬孙走开的时候带起一点水流,卷动招魂幡,就像在风里,跟他挥了挥手。

他想起来欲星移没骗他的,那海是真的大啊,无边无际,鲛人的视力也望不到尽头,他去了什么地方,那海水是清亮亮的,干净还蔚蓝,梦虬孙的小学生作文里写过,水清沙白幼鸟飞翔,欲星移大约也喜欢的。

毕竟是那么清明澄澈的地儿,谁不喜欢呢,要不喜欢,也不至于为它送了命了。

评论 ( 2 )
热度 ( 67 )
  1. 约等鱼千秋 转载了此文字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