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鷇梦】余生

一个特别尬的段子

我就是想展示一下我有多OOC,毕竟没有最ooc只有更ooc

初衷是想看他俩不考虑家国天下的彼此说一句我喜欢你,可是大概跑偏是我的天性。


如果有一天我被抓了,那就是我身上藏了太多的雷


庆祝酥酥有了鸟蛋我有了xxxxxx(......)

太尬了不加tag了清醒了就删别转载【】



【1】

 

夏日正盛的某个午后,天踦爵忽然兴致勃勃的拎着个水晶骷髅去找了鷇音子,献宝似的把手里的水晶骷髅递给鷇音子,说,这个你看怎么样,我刚在旧货市场淘换的,卖货婆婆说他是个神物呢。

呵呵,鷇音子说,幼稚。

你不信,天踦爵嘲笑鷇音子,说,玄学你懂吗,你不懂,难怪你阴阳师老抽不着ssr。

鷇音子没搭理他。

天踦爵自说自话十分兴致高昂,说你摸摸,你摸摸,婆婆说你摸摸他心里许愿,能心想事成呢。

鷇音子回头一笑,礼貌的表示了嘲讽。

天踦爵说你试试也不会少块肉,你就光说是假的,你都不试。

鷇音子被他吵烦了,抬手摸摸骷髅的秃头,说,成,那你帮我给无梦生说,回来的时候带条鱼,晚上喝鱼汤。

天踦爵啪的拍了鷇音子手背一巴掌,说呸,你咋这么不着调。
鷇音子不理他转身做正事去了,天踦爵愤愤的抱着水晶骷髅回家了。


【2】


天踦爵在家熬夜到半夜打游戏,他其实特别孩子气,看到好玩的人总想跟人搭话,那个游戏里有个叫有狗厉害的刀客拦了他好几回,他觉得这人真的太有意思了,这时候正跟那个人搭话,打字打得噼里啪啦的,跟讲相声似的。

这时候无梦生来了。

 

无梦生打窗户进来的,想来也觉得没礼貌,就敲了敲玻璃。

天踦爵听着动静扭头,看到无梦生,喉咙里嘎一声,差点没撅过去。

 

 

【3】

你缓过来了没啊?无梦生拍拍天踦爵背给他顺气,问。

我怕鬼啊,天踦爵说。

这个我知道,无梦生点头,你打小就胆子小。

你不是死了吗?天踦爵问,你回来干嘛啊,不对,你就算回来,也不该来找我啊。

那我找谁?无梦生特别无奈地问,你这人咋一点情义都没有,好歹还是一条开裆裤长大的情分呢。

那我有点情义,天踦爵缓过来了,看着飘啊飘的半透明无梦生,说,你在我这儿呆着吧,想走的时候要跟我说一声。

我能走哪儿去?无梦生问。

那鷇音子可没搬过家,一直在那住着,路你比我熟,我啥也不知道。天踦爵说。

你知道个鬼啊?无梦生说。

 

【4】


无梦生说话的时候四处飘了飘,看见天踦爵屋子里那个放手办的柜子里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好多他没见过的塑料小人并排站着,笑的阳光灿烂的。

天踦爵两个月买一个小人,特有规律。


这么多人我都不认识了,无梦生看着塑料小人们,特别悠闲的说,那我死的可够久的啊。

你倒悠闲,天踦爵爬起来坐到电脑椅上,说,怎么着也是死了,往彼岸去了,又不是去串个门,你就不能严肃点?

再严肃,也活不回来了,无梦生说,反正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的,我不强求,我活的时候挺愉快的,死了还回来吓吓你呢,不亏了。

不亏?天踦爵冷笑起来,说,头七你没来,祭日也不来,年年清明鬼节大把烧纸也没见你,这不年不节的,你回来干嘛?

 

月色好嘛,无梦生沉默了很久,憋了一句。

 

 

【5】

 

其实无梦生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这阳间三世了,他自知死了,同这模糊的人世告了别,自己该干嘛干嘛,自觉是个特别遵纪守法的鬼,可是忽然,他就回来了。

 

有人想你呐,老婆婆鬼魂笑眯眯跟他说,肯定特别想你,特别特别想,才能跨过这么冰冷宽阔的河面,把你叫回来。

 

 

【6】

你去见见鷇音子呗,天踦爵忽然说,你祭日的时候,鷇音子老一个人通宵来着,你不知道,我老笑他迷信,人没魂,不符合社会主义唯物论点,没魂魄,不回乡,也不入梦,他就看神经病似的看我,他说他在看文件,哪他妈有我脑补的那么多戏。
狗屁,天踦爵闷闷的说,他骗傻子呢,四智武童都不信,我会信?

无梦生没说话。


你去看看他呗,天踦爵又说。

无梦生安静了好大一会,月色下虚虚实实,清秀干净。

我是死了,无梦生说,是过了彼岸了,不是去串了个门回来了。

无梦生说,我回不来了。

那你也去见见他呗,天踦爵又嘟囔,一个人,形单影只的,老想着一个回不来的人,怪可怜的。

无梦生猛的不动了,好久好久,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啊,我回不来了,无梦生说,我这辈子就这么眨眼过去了,他那辈子还长呢,我去见他干嘛啊,他会难过的。


【7】


天踦爵也不说话了,抽了抽鼻子,安静了会,忽然开电脑,电脑里那个有狗厉害给他发了消息,说这么晚了我要去睡了,天踦爵噼里啪啦打字说你是小孩吗这么按时睡觉,别走我问你个事。
有狗厉害说啥事。
你要是有个很喜欢很想见但不能去见的人,你咋办啊,天踦爵问。
有病,有狗厉害说,我很喜欢很想见我就去见,没有不能,谁不让我见我砍谁。

天踦爵扭过头看无梦生,说,看见没,说你有病。

无梦生笑眯眯对着天踦爵后脑勺掴了一巴掌。


【8】


天踦爵退了游戏盘腿坐在床上,看飘来飘去的无梦生,无梦生还穿着很休闲的白色毛衣,看起来很少年。

天踦爵说,无梦生,你过来。
无梦生飘过去。

天踦爵给鷇音子打了个电话,无梦生差点翻脸,天踦爵赶紧按住无梦生,把耳机拔了一个塞进无梦生耳朵里,趁着还没接通说你不想听他的声音嘛,无梦生不动唤了,鷇音子接了电话,天踦爵跟鷇音子说,鷇音子你还没睡啊?

你哪只眼见我没睡,鷇音子说,你下次再大半夜给我打电话我就把你拉黑了。

天踦爵大笑,说,我还是想跟你说,我那个骷髅头超玄,特别心想事成。

神经病,鷇音子说。

无梦生带着个耳机安静听着神色很专注,半透明的脸庞看起来特别清秀好看,电话那边鷇音子刚睡醒,嗓音沙哑,还带点鼻音,半夜了把嗓子压的低低的,透过耳机传过来,扫的耳根发痒。

天踦爵说,鷇音子,你别挂电话行吗?


【9】

鷇音子没吭声,听起来像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10】

天踦爵踌躇了一会,忽然说,我刚梦见无梦生了,还怪想他的,他这么说的时候还不忘伸手去掐无梦生状似抖鸡皮疙瘩的欠打样,又说,你跟我说说无梦生吧。

鷇音子安静了好一会,说,这有什么可说的。

天踦爵笑了一下,鷇音子又说,他挺爱跟我抬杠的,外面看起来人五人六的,实际上就是驴粪蛋,表面光,内里糟糕的一塌糊涂,爱吃垃圾食品喝浓茶,特别挑食,还爱调戏小孩,讲笑话很冷,爱吃鸡翅,不爱吃鱼,大多数时候跟个智障一样。

无梦生听着,就垂下眼睛无声的笑起来。

天踦爵说,还有吗。

爱睡觉,在哪都能打个瞌睡,睡觉还喜欢抱着点什么,很幼稚。鷇音子在那边说。

过了这么久了,你还都记得啊,天踦爵轻轻说。

鷇音子安静了好一会。

半夜,可怕的半夜,情绪总会泛滥到无法收拾,充斥着白天回想时想抽死自己的矫情和感伤。
要大白天,鷇音子会说一声无聊然后给天踦爵挂了。
可这大半夜的,天踦爵忽然跟他提无梦生,他就觉得很难过,他一难过起来就想去他妈的不管那么多,我爽最重要,我想说啥我就说啥。

所以鷇音子说,忘不了,不敢忘,那都是我身体里的一部分,缺了哪一点都是锉骨削皮。

都是锉骨削皮。

 

【11】

天踦爵不说话了,鷇音子也不说话了,无梦生看向窗外,月色浩荡,鷇音子没挂电话,耳机里传来带着电流嘶啦的呼吸声,像一把小挠子,角的人心里十足的不得劲。

过了一会,无梦生忽然伸手把电话挂了。

没啥想说的?天踦爵问。

他才智障幼稚,无梦生说,闷骚,啥也不说,光让人猜,神经病啊他。


天踦爵本来一脸我不关心的表情伸了个懒腰,扭头一看看到无梦生站在窗户边,往鷇音子家方向看,天踦爵屋里没开灯,月色冷冷清清的,一片素白,而无梦生的侧脸看起来那么难过,那么难过。


【12】


鷇音子挂了电话坐在床上发了会呆,他床临着窗户,正好往外看,绿化的挺好的小区广场十分安静,只有绿化带里的观赏绿植在夜风里呼啦啦的响着,他忽然想起来以前无梦生还在的时候,住他隔壁,老爱来他这儿蹭冷气,穿着拖鞋小跑来霸占他的沙发,像他很早以前养的那只猫。
鷇音子常拿个空调被给他裹住脚,他却要扯开把自己包成个卷,然后把鷇音子也按在沙发里,靠着鷇音子找个舒服的姿势呼呼大睡,特别不把自己当客人。

鷇音子就坐在那,厨房小火闷的鸡汤香味飘飘散散跑进客厅,仔细听甚至能听到咕嘟咕嘟的冒泡声,四下安静的让人倦怠,不由自主的就打起瞌睡。

 

鷇音子低头看见无梦生睡的四仰八叉,沙发软乎乎的,抱枕也软乎乎的,空调被里填满了太空棉,也软乎乎的。

似乎有无梦生的时光,永远那么软乎乎的。

 

【13】

鷇音子快睡着的时候之前天踦爵又给他打了个电话,鷇音子拿着电话,给天踦爵套个布袋打一顿的心思都有了,接起电话没好气的问,你又干嘛。

你喜欢无梦生不,天踦爵开门见山。


鷇音子跟无梦生啊,不说话还好,一说话肯定要吵架,天踦爵老不知道他们这么针锋相对是为啥,人一辈子也挺短的,能遇见彼此多难啊,好容易遇见了,好好过多好啊。



无梦生悄没声息给天踦爵比嘴型,死活不出声,说,他不会搭理你的。


鷇音子在电话里说,我喜欢啊。

 

 

【14】

天踦爵不说话了,无梦生也不说话了,鷇音子特别无所谓的说,这有什么,我早先不愿意说,是觉得丢人,喜欢不喜欢的,说出来寒碜,现在说不说都不重要了。
说完他就挂了,无忧无虑翻身睡觉,天踦爵举着电话愣了一会,去看无梦生,无梦生不说话,瞪着那个手机,好像要跟电话那边的人吵一架。

我一直觉得他挺喜欢你的,你知道不,天踦爵说最后干巴巴的说。

 

哦,无梦生说。

鷇音子以前不爱吃鸡的,后来隔三差五就炖鸡汤,都是在你搬过来以后。
哦。

喜欢一个人其实挺能看得出来的,眼神不做假,你们俩都聪明绝顶,装啥像啥,忽悠人不喘气,可是我能看出来。
哦。

你死以后鷇音子也没哭过,特淡定,可是我看着他就觉得特别难过,他沙发上还老留着一条毛巾被,叠的整整齐齐的,以前有段时间不提你的,就跟不认识你似的,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又提起来了,我琢磨着他是怕太久不提就把你给忘了。
哦。

你别光哦啊,天踦爵恨铁不成钢,你说点别的。

那我也喜欢他,无梦生说。


天踦爵又不说话了,他被塞了一嘴狗粮,可是也不觉得生气,他心里闷的不行,又酸又涩,千万般滋味说不上来,只觉得老天的心可得多狠呐。

这别是把过期狗粮,天踦爵苦笑不得的想。

 

【15】

天快亮的时候无梦生变得更透明了,早先他还能掴天踦爵后脑勺,现在天踦爵冲他扔枕头都会直直穿过他。

你是不是要走了啊,天踦爵说。
嗯,无梦生说,该走了。

天踦爵翻身把自己埋进被子里,闷闷说,我睡了,我不送你啦,你去看看他吧,他很想你啊。

无梦生没说话,摸了摸天踦爵露出来的一撮头发,天踦爵的头发毛茸茸的,无梦生笑着说,我也很想他。

 

【16】

无梦生去鷇音子家里的时候鷇音子正睡觉,鷇音子脸色本来就偏白,所以此时大半夜被天踦爵吵醒两次就显得挂在脸上的黑眼圈特别明显,无梦生看了半天,觉得特别好笑。
他想起来他其实没怎么看过鷇音子睡觉的样子,大部分时候都是他在自顾自睡觉,享受自己难得的能放松的时刻,现在他想,原来鷇音子睡着了还是挺可爱的,无梦生想戳戳他的脸,可是手指就虚虚的穿过去了。

无梦生撇撇嘴,趴在鷇音子枕头边,看了鷇音子好一会。

我喜欢你,无梦生小声说,语气不太难为情,就像在说午饭吃小笼包一样平常,仔细品的话能听出来点难过,可是微不足道。

有点可惜不能亲自跟你说了,无梦生低声说,天边亮起来了,无梦生越来越虚弱透明,声音也细如游丝,带着点无奈的说,虽然你老跟我抬杠吵架,可是我以前想过好多,以后要吃什么,不吃什么,和你在一起啊,什么的。

 

无梦生说着撇了撇嘴,有点无奈的说,我要是还活着多好啊。

 

 

这么说的时候他俯下身吻了吻鷇音子的眉心,特别轻缓,像落下一滴露水似的,然后他就慢慢消失了,鷇音子正睡着,呼吸沉稳平静,此时整个黎明都十分静谧干净,而鷇音子眉梢沉静。

 


【17】


以上报道来自前线匿名记者兼资深鷇梦党齐烟九点同志。








补个结局


【18】


鷇音子醒来的时候盯着枕头发了很久的呆,无梦生起先还一脸若无其事,后来就绷不住了,恼羞成怒的问,看什么看,你不上班了吗?


鷇音子没理他,梦游一样伸出手指,做了昨晚无梦生想做没做成的事——他戳了戳无梦生的脸。


无梦生尴尬的都要飙脏话了,抓起鷇音子的手机就丢了过去,鷇音子赶紧接住了,才回过神,驴唇不对马嘴的说,那今天不上班了。

说着把无梦生捧在手上,举起来对着晨光看了看,说,无梦生,你怎么回来了?


回来就算了,变成这样回来你是什么趣味……,鷇音子把后半句憋回去,看着无梦生。


无梦生挠挠脸,特别尴尬的没说话。


他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都摆好POSS渲染好气氛了,十足的虐恋情深现场,他都打算摆手再见生死两茫了,想的就是撩完就跑真刺激我走了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结果谁能想到,他不仅没带走云彩,他把自己都留下了呢,留下就算了,还变成了顶多猫崽子那么大的大小。


老天,你玩我呢吧,无梦生仰天长啸欲哭无泪。


鷇音子看他这样实在没忍住,噗嗤就笑出声,无梦生有气无力瞟了鷇音子一眼,说,算了算了,爱笑笑吧,无聊,幼稚,神经病。


鷇音子虚虚的护着捧在手心里的无梦生,忽然越笑越厉害,他平时总沉稳平静,很少有这么失态的样子,此时也不知道抽了什么风,在这个晨曦铺满窗台的清晨笑的眼泪都要流下来,无梦生起先还不愿意搭理他,后来就踉踉跄跄站起来,伸出手拍了拍鷇音子的脸,说,喂。


鷇音子慢慢不笑了,跟手心里一丁点大的无梦生对视了一会,忽然说,昨晚就回来了吧。


无梦生鼓起腮帮子,说,嗯,不乐意见你这张臭脸而已。


那成,鷇音子十分轻松的说,今天中午吃清蒸鲈鱼配水果沙拉。


无梦生怒而离家出走。




鷇梦二人应邀补偿某位匿名九点同志新鲜狗粮

去你的,匿名同志掀桌表示。




评论 ( 12 )
热度 ( 61 )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