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动态,晒崽为生

……算了,太没诚意了,要不随便聊五毛钱的,随便聊啥,或者点文也行,我看着写,要不给我提点建议也行(比如“请你不要这么帅好吗!”←请从梦里醒来。

凑一个五月份的动态

一个入坑指南

【霹雳】

霹雳我觉得算是推广的很好的了,随便去B站播放量高的视频评论区,都会有一些指南和间接,我照搬一下。

入坑点。

《霹雳剑踪》
很多人推荐的一个入坑点,也是我自己的入坑点,剧情就没的说了,而且比较有名的吞佛童子啊剑雪无名啊慕少艾啊这些人也是这几部的角色了。

然后算是一个长剧情先线异度魔界的开端,算是一个新的剧情点,比较容易看懂。

有点要注意的是年代略微久远,木偶可能不太符合现在的审美,不过仔细看其实美人很多也很有韵味的……不过审美嘛,不可强求。

《刀龙传说》

新的入坑点,老角色在上一部死的差不多了(……)又出一波新的,剧情也走新开端,比较容易看懂。

经典角色也不少,就什么枫岫主人啊,拂樱斋主啊,...

【鹰迹】皑皑

大漠苍鹰不喜欢下雪,下雪是好看,闲来也能玩,可是冷。

天一冷,日子就过得艰难起来,他小的时候,自己在外流浪,最讨厌下大雪,他还小,不知如何维生,又不肯去讨要食物,有时候夜里下雪,他就自己靠在墙角避风,断断续续的哼歌。

那歌是他更小的时候母亲给弟弟唱的,他不知为什么还记得,既然记得,就总在寒风呼啸的夜里唱,唱完脸都冻僵了,抬手抹一把,湿漉漉的也不知是雪化了还是流了泪。

张嘴就灌风,所以他也不多说话,这习惯养成了难改,后来就一直话很少了,但是话少也不代表他深沉,他其实挺不正经的。

在他最艰难的时候,他每天都在思考,到底要不要去死。
屁大点的孩子,肚子都吃不饱,还总爱思考这么高深的哲学问题,就...

【逆神旸】灼灼

逆神旸华贵,人华贵,衣服也华贵,所以老是穿的闪亮亮的,太阳底下大老远一看,明晃晃的晃人眼花。


但是他性子却不华贵,他好脾气,不爱生气,很久以前就那样,那时候万事还早,未见争端,干正事儿的精灵干正事儿,闲的慌的精灵闲得慌,日头底下,安安稳稳。有个小姑娘总爱拉着逆神旸出来玩,俩看起来漂漂亮亮的人上人,在荒野四处转着,突兀又和谐。


那小姑娘性格活泼的很,爱花,爱草,爱笑,一旦来了,能在野外消磨一整天,小孩子谜一样的乐趣,大人不懂,却也不会不耐烦,就连地里劳作的农人,也愿意听小女孩躲在花丛里咯咯地笑。

逆神旸也是,逆神旸不爱笑,但是他爱听别人笑,小姑娘四处跑着玩的...

【双天王】写作什么,读作什么

写作刘德华,读作小气鬼。

这话是当初郭富城和刘德华熟识以后,在某一个傍晚笑着调侃的,那时候他们趁着拍戏休息时溜出片场,抬眼看着傍晚天边将落未落的夕阳。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俩人走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小巷太窄,没法并肩,刘德华让活泼不安分的郭富城走在前面,自己慢悠悠的缀在不远的后面。

刘德华走在后面的时候,十分悠闲的偏着头,看郭富城踩着落日余晖的背影,有点不着边际的想,拍了一天的戏,他怎么也不知道累呢?

大抵还是年轻,刘德华想。

那时候郭富城走着,忽然说,Andy,我今天又被导演骂诶。

刘德华一愣,安静了一会,又笑起来,说,那你就不要总惹导演生气啊,认真一点。

郭富城又咕哝了一声,说,...

【林秦】水族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1】


林涛第一次见到秦明,是在郊区新开放的水族馆的门前。


那时候他正缠着他妈,让他妈给他买一个汉堡尝尝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任由父母拉着,在水族馆前面排队。


小男孩穿着合身的背带裤和小衬衣,显得十分乖巧。


林涛看了一会,忽然转身跟他妈说,妈我不吃汉堡了,咱去水族馆玩好不好呀。


林涛妈妈:……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买汉堡了?


那时候洋快餐才刚刚开始在中国大陆兴起,可不是现在被人嫌弃的洋垃圾的待遇,油炸出来的肉饼带着很诱人的香气,吸引了很多对新鲜玩意儿感兴趣的小孩,一到放学...

【双邪】细雪惊飞

——你晓得吗,九峰莲潃顶上最高处的洞窟里,开了一朵莲花。

——瞎说,九峰莲潃那么高,那些功夫高的大侠都上不去,你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我老婆家的二哥家的大侄子的结拜兄弟的宗亲有人上去过,说亲眼看到了,还是一朵黑色的莲花。

——那么冷的地方,怎么会开莲花。


——大抵,是神迹吧。


一步莲华路过九峰莲潃山脚下的小村庄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交谈,这世间最令人惊叹的大概就是市井小民的生存能力,哪怕世间纷纷扰扰风波不断,他们依然可以在战争的间隙里开垦出一小片属于自己的土地,就好像从巨石缝隙里探出头来的野草,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生机勃...

【鷇梦】执矩逆风

苦境春末的最后一场雨将到的时候,鷇音子正在罗浮丹境内闭目打坐,三余无梦生忽然悠然步入他的神识,摇着羽扇轻描淡写的笑。

 

心情还不错?鷇音子问起。

 

还好吧,三余回答,又作势摇了摇头,说,也不知为什么,将死时反倒什么感觉也没了,归根起来莫不是已经习惯了?

 

哈,鷇音子睁开眼看了看三余无梦生,又闭上眼,接着说,这种生生死死之事也能用习惯这种话来说,你当真趣味的很。

 

是吗?三余无梦生笑起来,说,我们不本是同一粒果实吗,你这样倒教我迷惑起你这是在夸赞我,还是在夸赞你自己了。

 

鷇音子微微的摇了摇头,大抵是觉得同三余无梦生...

【林秦】要做一只长命百岁的夏虫啊林队长

*强行竹马竹马,我这个人就是如此烂俗,摊手.jpg


【1】


“谁小时候还没个想当宇航员科学家的梦想呢不是吗”


诸事起源于大宝同志的一次饭后闲谈。


你说这个我还真得跟你说道说道了,本来瘫在椅子上的林涛一听这话就坐直了身子,兴致勃勃的说,我小时候就从没有过这么俗的梦想。


哟,厉害了,大宝扔了个开心果进嘴里,一边嚼一边含含糊糊的说,那你小时候是怎么应付老师的?

哼哼,林涛笑起来,说出来吓死你,哥哥我小时候的梦想是……!


然后他就不吭声了,大宝等了一会,说,卖关...

【棘岛玄觉&衡岛元别】笔冢深藏

玄觉第一次见到元别,是在血气浓重的衡岛边界,彼时他是征战四方的碎岛战神,元别却还是个少年——家破人亡的少年。

 

不远处马蹄纷乱兵戈交击,然而却几乎听不到什么厮杀的声音。

如日中天的雅狄王的军队想抹去一个小小的衡岛,并不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出兵衡岛,不是征战,只是一次无足轻重的屠杀。

 

玄觉低头看着站在血泊里的少年,少年的家人死在不远处,仍保持着推开什么人的姿势,至死也死死地望着远方。

想来大人哪怕存了与岛共存亡的心思,也难免想要保全家里最后的幼子的吧。

 

而元别在原地站着,一身精致的长袍,袖角袍边沾染了血污,仍然可以看出细密的针脚,少年在血泊...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