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空】冻疮

是给蛤老师 @食死相 滴生日文,特别雷,可能有童车,其中一个还不是人(...)我没胆打tag,大家随便看看..吧..感恩蛤太没有因为我雷还弱智就拉黑我了,生日快乐...!

公子开明开打开房门的时候,看到戮世摩罗在隔壁屋子的台阶前坐着,他穿的很少,膝盖一片青紫,脸上也乱七八糟的贴着胶布,配上本来就被纱布遮着的独眼,显得十分凄惨的样子。 

他本来不想看到戮世摩罗,无奈戮世摩罗那颗绿油油的脑袋在一片大雪里实在太过醒目,公子开明瞟了一眼,靠在自己门口问,网中人又上班去了? 

戮世摩罗往公子开明的方向偏了偏脑袋,说,是啊,我来的晚了,他走了。 ...

【鷇梦】月中天

初始设定源自埃德加·凯里特《谎言之境》

之前跟蛤太聊天时蛤太给讲的梗,看完超绝喜欢,当初大言不惭说我写写试试,可惜笔力拙劣,写出来完全不如蛤太讲的带感,有胆发出来完全是因为我不要脸(…)

这真是一个好夜色呀,您说对不对?

说话的人声音清脆,穿一身红衣,乌黑长发扎成垂髫发髻,腕间带了一串环佩,动作间叮咚脆响,轻灵如谷间山泉,是一个十分清秀的小姑娘。

鷇音子看了小姑娘一眼,那小姑娘不畏怯的抓住了他的衣摆,又笑着问了一遍,多好的夜色呀,先生也是来赏月了吗?

鷇音子抬头去看天际,天际漆黑,没有界限,一轮明月高悬中天,月华如练,更显得天空单调而暗沉。

鷇音子知道,自己此时正处在...

【白佟】长安某

*一个只会写糙汉的文盲强行少女心憋出来的青春疼痛文学(???)

*有吕郭

【1】

吕秀才猜白展堂又做了什么好梦。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他今天早晨被子都叠好脸都洗完了,走进大堂的时候发现白展堂还在睡。

平时这时候白展堂早就醒了,再怎么归于平淡,他习武之人习性还是在那儿摆着的。

可今天不一样,今天吕秀才走进大堂的时候,老白不仅没醒,他还蒙着被子睡的正香。

——白展堂虽然人不太着调,但是睡相还是好看的,一团团往被子里一窝,就露个鼻子嘴喘气儿用,一头长发给揉的乌七八糟,从被窝里翘出来一缕,在空中摇啊摇,显得整个人带床,软乎乎暖和和,几乎要冒出泡泡来。

这货赖床赖的实在太舒服了,大冬天清...

【时间城】融融

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有最绮最私货注意避雷。

饮岁第一次见到最光阴的时候,他还是个不到人大腿那么高的小孩子,那天时间城主抱来一个婴儿,饮岁以为城主抱了什么好吃的零食,于是拼命爬高,拨开城主的手臂往他臂弯里看。

城主怀里的不是什么罕见的吃食,而是个睡的昏昏沉沉的娃儿,小脸粉嫩,神色安稳,胸膛起起伏伏,安静的像只小奶狗一样,饮岁看了一会,忽然伸出手指去戳小家伙的脸蛋,手指刚挨到脸颊,就被城主轻轻的拍掉,说,别闹,好容易才睡着,醒了又要哄。

 

饮岁捻捻手指,也奶声奶气的轻声问,他叫什么呀。

他叫最光阴,城主笑的眉眼弯弯,说,等他再长大一点,就让他来陪你玩,你要好好照顾他哦。...

【雁默】如晦

若上官鸿信勉力回想旧日,他大多数时候更愿意回想寒冷北地某个短暂而纤薄的暮春午后。

 

彼时四野寂静,整个村子都陷入午睡的静谧,年幼的上官鸿信坐在简陋的小院子里,抬手去够屋顶低垂的茅草。周围实在太过安静,静的能听到春虫啃咬草叶的沙沙,幼鸟在巢中扑闪翅膀,院子里的深井上,飘落几瓣杏花。

 

上官鸿信看着那几片静静浮在水面上的花瓣,忽然想起了皇宫里大片栽植的仙客来。羽国有寒冷而漫长的冬天,下起雪的时候是铺天盖地的纷扬,大的令人出行也困难,这么冷的天里,养不活大多娇贵的花草。

雁王府里仙客来盛放那天,雪忽然变小了许多,雪地映着日光,亮得刺眼,上官鸿信正坐在廊下看着雪地发呆...

【鷇梦】承平事

三余无梦生缓步往前走着,此时是个好天气,惠风和畅,他站在并不陡峭的山腰处,四处看去皆是并不名贵然而生机勃勃的花草,在颇为明亮的阳光下显得颜色十分鲜艳。

三余无梦生并不着急,这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午后,没有诸般纷纷扰扰,似乎那些魔神大妖,也寻了个这么温暖的春日,沉沉睡了一觉,他脚步缓慢,四处看着,看起来十分悠闲的样子。

脚下并没有平坦的道路,虽然遍布碎石,却也并不崎岖。

“这似乎是个荒山啊……”,刚走上来时,三余无梦生举起羽扇掩住口鼻,低笑着对鷇音子说。
“不是”,鷇音子话不多,也十分冷淡,只说,能听到钟声,山里某处应该是有寺庙的。
喔……,三余无梦生暗暗的想着,又有点有趣的意识到,这个鷇音子,是...

【梦虬孙】如斯

昔苍白敲了敲梦虬孙的窗框,有点不情愿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啊?屋里的梦虬孙愣了一下,也有点吓到,心里想着夭寿的昔苍白走路都没声音的,就慢慢的说,没事,我做梦了。

龙也会做梦啊,昔苍白在外面说了一句不知是嘲讽还是单纯疑惑的咕哝,梦虬孙听到了,就在黑暗里意味不明的笑起来,说,怎么,鱼都能做梦,就不许龙做个梦了吗。

随便吧,昔苍白无所谓的回答,又说,你在屋里动静太大,收敛点。

 

哦,梦虬孙应了,又漫不经心的把脚边打碎的盘子踢到远处去。

 

梦虬孙没有做梦,不如说其实他就没有睡觉,他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他觉得昔苍白或者酥浥都是知道的,毕竟酥浥聪明...

【林秦】水族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1】


林涛第一次见到秦明,是在郊区新开放的水族馆的门前。


那时候他正缠着他妈,让他妈给他买一个汉堡尝尝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任由父母拉着,在水族馆前面排队。


小男孩穿着合身的背带裤和小衬衣,显得十分乖巧。


林涛看了一会,忽然转身跟他妈说,妈我不吃汉堡了,咱去水族馆玩好不好呀。


林涛妈妈:……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买汉堡了?


那时候洋快餐才刚刚开始在中国大陆兴起,可不是现在被人嫌弃的洋垃圾的待遇,油炸出来的肉饼带着很诱人的香气,吸引了很多对新鲜玩意儿感兴趣的小孩,一到放学...

【双邪】细雪惊飞

 

——你晓得吗,九峰莲潃顶上最高处的洞窟里,开了一朵莲花。

——瞎说,九峰莲潃那么高,那些功夫高的大侠都上不去,你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我老婆家的二哥家的大侄子的结拜兄弟的宗亲有人上去过,说亲眼看到了,还是一朵黑色的莲花。

——那么冷的地方,怎么会开莲花。

 

——大抵,是神迹吧。

 

 

一步莲华路过九峰莲潃山脚下的小村庄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交谈,这世间最令人惊叹的大概就是市井小民的生存能力,哪怕世间纷纷扰扰风波不断,他们依然可以在战争的间隙里开垦出一小片属于自己的土地,就好像从巨石缝隙里探出头来的野草,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生机勃...

© 菌汤番茄牛肉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