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佟】长安某

*一个只会写糙汉的文盲强行少女心憋出来的青春疼痛文学(???)

*有吕郭

【1】

吕秀才猜白展堂又做了什么好梦。

原因是什么呢?原因是他今天早晨被子都叠好脸都洗完了,走进大堂的时候发现白展堂还在睡。

平时这时候白展堂早就醒了,再怎么归于平淡,他习武之人习性还是在那儿摆着的。

可今天不一样,今天吕秀才走进大堂的时候,老白不仅没醒,他还蒙着被子睡的正香。

——白展堂虽然人不太着调,但是睡相还是好看的,一团团往被子里一窝,就露个鼻子嘴喘气儿用,一头长发给揉的乌七八糟,从被窝里翘出来一缕,在空中摇啊摇,显得整个人带床,软乎乎暖和和,几乎要冒出泡泡来。

这货赖床赖的实在太舒服了,大冬天清...

【楚司白】远行客

*就,重温了最开始那几集,看到老白教育小郭“什么叫盗亦有道?”开的脑洞。


依然是十分直男的损友向(妈妈你看这群叔叔好♂奇♂怪(直男的友谊,基佬都觉得油腻(你


楚留香走进酒楼的时候,酒楼当中一片热闹喧哗,说书人拍案的惊堂木,歌女纤纤玉指拨弄的琵琶声,寻欢作乐的酒客的欢呼声,同少年们大呼小叫的高谈阔论,一股脑的涌了进来。

他伸出手掏掏被震到的耳朵,抬眼往酒楼二楼看去。


二楼上司空摘星靠着雕栏画栋,正十分嚣张的将手中名贵的酒水撒向空中,白展堂靠在另一边,垂着眼肆无忌惮的笑着,空气里弥漫着酒气与脂粉香气混合的味道,熏的楚留香皱了皱眉,十分无奈的揉了揉鼻子...

【楚司白】西北有高楼

楚留香&司空摘星&白展堂  盗贼联盟损友向,自我妄想。

东边天还没亮的时候,白展堂忽然猛的坐起来,起的太猛,差点从桌子上翻下去,他搓了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忽然咕哝了一句,我忽然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是啊,你再不起来收拾大堂,你不详的预感很快就要成真了,身后生息幽幽,惊的他刚下去的鸡皮疙瘩又排着队冒了出来。

“卧槽!掌柜的你大早起的来我这儿装什么女鬼!”

佟湘玉幽幽看了他一眼,指指窗外眨眼就开始泛白的天边,赶紧起来干活去!没听外面都开始有人走动了吗!

白展堂翻身下桌收被子裹衣服一气呵成连带丁零当啷的跑到后院洗漱,一看就是个赖床老手,时间安排缜密无缝。

【时间城】融融

亲情向亲情向亲情向

有最绮最私货注意避雷。


饮岁第一次见到最光阴的时候,他还是个不到人大腿那么高的小孩子,那天时间城主抱来一个婴儿,饮岁以为城主抱了什么好吃的零食,于是拼命爬高,拨开城主的手臂往他臂弯里看。

城主怀里的不是什么罕见的吃食,而是个睡的昏昏沉沉的娃儿,小脸粉嫩,神色安稳,胸膛起起伏伏,安静的像只小奶狗一样,饮岁看了一会,忽然伸出手指去戳小家伙的脸蛋,手指刚挨到脸颊,就被城主轻轻的拍掉,说,别闹,好容易才睡着,醒了又要哄。


饮岁捻捻手指,也奶声奶气的轻声问,他叫什么呀。

他叫最光阴,城主笑的眉眼弯弯,说,等他再长大一点,就让他来陪你玩,你要好...

【雁默】如晦

若上官鸿信勉力回想旧日,他大多数时候更愿意回想寒冷北地某个短暂而纤薄的暮春午后。

 

彼时四野寂静,整个村子都陷入午睡的静谧,年幼的上官鸿信坐在简陋的小院子里,抬手去够屋顶低垂的茅草。周围实在太过安静,静的能听到春虫啃咬草叶的沙沙,幼鸟在巢中扑闪翅膀,院子里的深井上,飘落几瓣杏花。

 

上官鸿信看着那几片静静浮在水面上的花瓣,忽然想起了皇宫里大片栽植的仙客来。羽国有寒冷而漫长的冬天,下起雪的时候是铺天盖地的纷扬,大的令人出行也困难,这么冷的天里,养不活大多娇贵的花草。

雁王府里仙客来盛放那天,雪忽然变小了许多,雪地映着日光,亮得刺眼,上官鸿信正坐在廊下看着雪地发呆

【鷇梦】承平事

三余无梦生缓步往前走着,此时是个好天气,惠风和畅,他站在并不陡峭的山腰处,四处看去皆是并不名贵然而生机勃勃的花草,在颇为明亮的阳光下显得颜色十分鲜艳。

三余无梦生并不着急,这是一个难得清闲的午后,没有诸般纷纷扰扰,似乎那些魔神大妖,也寻了个这么温暖的春日,沉沉睡了一觉,他脚步缓慢,四处看着,看起来十分悠闲的样子。

脚下并没有平坦的道路,虽然遍布碎石,却也并不崎岖。
“这似乎是个荒山啊……”,刚走上来时,三余无梦生举起羽扇掩住口鼻,低笑着对鷇音子说。
“不是”,鷇音子话不多,也十分冷淡,只说,能听到钟声,山里某处应该是有寺庙的。
喔……,三余无梦生暗暗的想着,又有点有趣的意识到,这个鷇音子,是怎么找到这样...

【梦虬孙】如斯

昔苍白敲了敲梦虬孙的窗框,有点不情愿的问了一句,你怎么了?

 

啊?屋里的梦虬孙愣了一下,也有点吓到,心里想着夭寿的昔苍白走路都没声音的,就慢慢的说,没事,我做梦了。

龙也会做梦啊,昔苍白在外面说了一句不知是嘲讽还是单纯疑惑的咕哝,梦虬孙听到了,就在黑暗里意味不明的笑起来,说,怎么,鱼都能做梦,就不许龙做个梦了吗。

随便吧,昔苍白无所谓的回答,又说,你在屋里动静太大,收敛点。

 

哦,梦虬孙应了,又漫不经心的把脚边打碎的盘子踢到远处去。

 

梦虬孙没有做梦,不如说其实他就没有睡觉,他很久没有好好睡一觉了,他觉得昔苍白或者酥浥都是知道的,毕竟酥浥聪明...

【双天王】写作什么,读作什么

写作刘德华,读作小气鬼。

这话是当初郭富城和刘德华熟识以后,在某一个傍晚笑着调侃的,那时候他们趁着拍戏休息时溜出片场,抬眼看着傍晚天边将落未落的夕阳。

说这话的时候他们俩人走在一条很窄的小巷里,小巷太窄,没法并肩,刘德华让活泼不安分的郭富城走在前面,自己慢悠悠的缀在不远的后面。

刘德华走在后面的时候,十分悠闲的偏着头,看郭富城踩着落日余晖的背影,有点不着边际的想,拍了一天的戏,他怎么也不知道累呢?

大抵还是年轻,刘德华想。

那时候郭富城走着,忽然说,Andy,我今天又被导演骂诶。

刘德华一愣,安静了一会,又笑起来,说,那你就不要总惹导演生气啊,认真一点。

郭富城又咕哝了一声,说,...

【林秦】水族馆里到底有没有鲸鱼

【1】


林涛第一次见到秦明,是在郊区新开放的水族馆的门前。


那时候他正缠着他妈,让他妈给他买一个汉堡尝尝鲜,一转头就看见一个小男孩任由父母拉着,在水族馆前面排队。


小男孩穿着合身的背带裤和小衬衣,显得十分乖巧。


林涛看了一会,忽然转身跟他妈说,妈我不吃汉堡了,咱去水族馆玩好不好呀。


林涛妈妈:……我什么时候答应给你买汉堡了?


那时候洋快餐才刚刚开始在中国大陆兴起,可不是现在被人嫌弃的洋垃圾的待遇,油炸出来的肉饼带着很诱人的香气,吸引了很多对新鲜玩意儿感兴趣的小孩,一到放学...

【双邪】细雪惊飞

——你晓得吗,九峰莲潃顶上最高处的洞窟里,开了一朵莲花。

——瞎说,九峰莲潃那么高,那些功夫高的大侠都上不去,你怎么知道的。

——是真的,我老婆家的二哥家的大侄子的结拜兄弟的宗亲有人上去过,说亲眼看到了,还是一朵黑色的莲花。

——那么冷的地方,怎么会开莲花。


——大抵,是神迹吧。


一步莲华路过九峰莲潃山脚下的小村庄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交谈,这世间最令人惊叹的大概就是市井小民的生存能力,哪怕世间纷纷扰扰风波不断,他们依然可以在战争的间隙里开垦出一小片属于自己的土地,就好像从巨石缝隙里探出头来的野草,什么时候看起来都是生机勃...

© 千秋 | Powered by LOFTER